1. 首页
  2. 要闻

百度智能小程序:内延外伸并举,开源选择的非凡之路

文:互联网江湖  作者:刘志刚“失败者才去竞争,创业者应当选择垄断”。

文:互联网江湖  作者:刘志刚

“失败者才去竞争,创业者应当选择垄断”。

硅谷投资教父彼得·蒂尔这一违反竞争逻辑的“商业圣经”,当年被不少人奉为圭臬,一时拥趸云集,风光无二。

风物长宜放眼量。如今反垄断就像是一把悬在巨头上空,随时坠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去年7月那场美国国会反垄断听证会的最后,众议院反垄断委员会主席David Cicilline总结陈词说:“从洛克菲勒到卡耐基,再到比尔·盖茨和四大科技公司,产业变了,但是垄断巨头的行为没有本质变化。”

从2020年10月间至今,谷歌已经遭到三起集体反垄断诉讼,成为继微软反垄断案之后美国规模最大的反垄断诉讼;国内方面,11 月底,市场监管总局《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意见稿出台,旋即对阿里、阅文(腾讯)、顺丰三家历史并购案开出罚单;且回溯互联网平台自 2008 年起所有过往 M&A 并购案件,可谓新账旧账一起算。

在互联网江湖看来,互联网的本质精神,是连接、是分享、是开放,而垄断不啻是对互联网精神的践踏。再资深的大佬,再巨头的企业,与互联网精神相悖终将付出代价。反垄断的打击是对互联网精神维护层面的远虑,而企业巨头企业要践行互联网精神层面有深谋。

在当下全球疫情影响之下,巨头企业付出代价,谷歌被反垄断诉讼后,甚至有业内人士发出美国互联网会再度繁荣的担忧,基于此背景,研究、学习、借鉴合乎互联网精神且发展良好的巨头标的,便显得尤为重要。

提及中国互联网巨头企业,阿里战战兢兢,不久前,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通知,对阿里投资收购银泰百货处以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而虎牙与斗鱼的你侬我侬,也让腾讯诚惶诚恐。据报道,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目前正在审查虎牙与斗鱼合并等涉及协议控制架构的经营者集中申报案件。

反观百度,一直秉承的就是开放的思路,所以科技公司的反垄断风云不会影响到它。尤其是智能小程序上的开源,也让人看到百度一脉相承的开源基因。回顾过去一年百度智能小程序的一系列举措,或许我们能更进一步理解百度智能小程序的开源精神内核。

内延外伸并举,开源选择的非凡之路

回顾百度智能小程序2020年的成长路径,我们大致可以分为两条线:一条线是搭建开源智能小程序的工具链,亦或称之“基础设施”;另一条线,寻求外部合作、壮大开源联盟。

从工具链能力来看,体现在两方面。

一方面是产品能力。

在过去的2020年,百度智能小程序深耕小程序宿主场景建设, 结合宿主流量特性,重点深耕拓展社区、内容方向垂类宿主,赋能宿主服务化扩边,进而实现面向C端用户场景延伸覆盖,抬高商业化的天花板和溢价,多元交易经营场景促进供给端生态繁荣。同时,服务端的繁荣也实现对百度移动生态的反哺。

而在集团层面上,百度也会通过投资强化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服务力”。例如投资盖得排行,这其实是百度移动生态在数据化、服务化道路上的又一大步。

另一方面是技术能力的完善。

过去一年,百度智能小程序开源项目及技术方面产出主要集中在SDK优化,平台能力升级这些维度。一年时间经历14个迭代,发布了十余个重大版本,对框架启动及运行时性能进行了大量优化工作。同时,也减少宿主在服务端的人力投入,做到接入时服务端基本0成本,为开发者减轻接入负担。

百度智能小程序深度集成式的基础架构,串联起百度移动生态,为服务外延提供专业支持,具备共享复制输出资源的能力,拥有显著的扩展性和成本优势。

总结来看,搜索以及百度移动生态的流量支持,加上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技术支持、能力支持,促成了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服务力”。

值得一提的是,百度智能小程序产品层面还在平台赋能-跨宿主场景统一水电煤开源方案,平台化保证体验统一,帮助宿主完成一体化服务。统一的平台,统一的资源,企业伙伴在百度智能小程序获得的是平等的能力支持。看得出,百度智能小程序是要做企业的服务者而不是资源的排他集聚者。

从服务外延来看,“联合”与“聚合”成了百度智能小程序2020年大事记的高频词汇。

在“联合”上,百度通过同不同主体合作,为它们提供智能小程序的流量和数字化入口。

例如北京市联合百度上线“京心相助”小程序,提供个人信息报备和健康打卡等服务;联合京东、顺丰、KEEP等组成【百度智能小程序开发者抗疫联盟】,号召广大开发者共同开发抗疫智能小程序;战略投有赞,依托智能小程序联手打造“有交易能力的新官网”;在618,联合京东快递,提供最便捷优惠的快递服务;“黑5”联手亚马逊,上线“亚马逊海外购”智能小程序。

“联合”本身就是一种服务聚合,而在服务的“聚合”上百度的动作还有很多。例如“国务院客户端”智能小程序提供涵盖公共服务、社保服务、营商服务、医疗服务等12大类80多项服务;中国铁路官方出行服务"掌上高铁"正式入驻百度智能小程序,满足的就是旅客订餐、查询等各类服务需求。

截至目前,百度智能小程序月活突破5亿,入驻的小程序数量突破42万,开源联盟合作伙伴55个,服务商数量突破2000家。百度智能小程序的服务领域包含医疗健康、快递服务、城市服务、旅游出行、家庭服务等多个场景,涵盖到店、上门、线上交易等多种服务形式。

承“万象”之名,履“万象”之实。

一面是搭建统一高可用的分布式平台架构,建立开源的能力,体现出一种站在开发者角度去思考的利他主义思想。是头部商家拓展流量的入口,也是中小商家渴望的平台发展环境;

另一面是一个又一个的“百度联合”与“服务聚合”,体现了开放、赋能、平等的开源内核。也因为开源,百度智能小程序几乎覆盖人的全域需求。

服务范围的外延拓展,自身能力的向内增长,让百度智能小程序的开发者“圈子”愈发的壮大,服务枝繁叶茂,变得丰富多彩起来。

开源:搜索基因下的意识自觉?

纵观中外互联网江湖,一面是软件技术开源的呼声越来越响,而另一面不少科技公司却屡屡触碰垄断红线。开源其实也是科技公司规避垄断红线的最优解,可为什么没有去做呢?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非不欲也,实不能也。这里的“能”,指的是骨子里的基因能力。在此我们不妨以小见大,从不同小程序的发展走向推测不同基因企业的发展选择。

目前市场上科技公司开发的小程序,从性质上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本质上其实是把用户关在一个个的“信息茧房”中,为自己业务服务;而另一类就是百度智能小程序这样,通过不断开源聚合服务。

腾讯的社交基因决定了人与服务的连接效率其实是很低的,场景与用户寻求服务的行为习惯不贴合;而阿里具备电商基因,支付宝小程序则以旗下业务交易导流为主,似乎不具备相应的中立性,有限范围内的选择就等于没有真正的选择自由,看起来好像具备一定的排他性。

在小程序生态的打造上,腾讯和阿里都选择了在自身生态内封闭运行的方式,而封闭往往容易走向垄断。

自由软件的奠基人理查德·斯托尔曼说,自由软件中的自由不是“免费啤酒”中的“免费”,而是“言论自由”中的“自由”。也就是说,自由软件是任何人都可以编写、改写及使用的软件

从中立性上看,也只有百度智能小程序能无差别的为任何主体提供智能小程序平台服务。其它小程序嘴上说着广结善缘,可行动上却很诚实。

事实上,百度智能小程序的开源底色来自于搜索入口的一脉相承。

移动互联网各个服务生态其实都是割裂的,任何服务只是用户行为的一个板块,例如旅游,买票、打车、美食、住宿、天气,它们彼此是相连的,但没有谁能真正聚合,所以市场上所有的垂直服务都称不上真正的“一站式”。信息是碎片的,只有搜索才能汇聚所有信息,让人一览无余,“世界是平的”只存在于搜索。

搜索做的是无差别信息的聚合,这也意味着百度智能小程序要做服务的无差别聚合,骨子里就是要追求“大而全”的开源文化,海量服务信息带给用户的是服务效率和选择自由。所以在过去2020年,百度智能小程序一直在到处联合伙伴、聚合服务。搜索是人的意向主动对外释放,目前,每天有三分之一的搜索流量都由智能小程序承接,有四分之一的信息流分发会挂载智能小程序

从连接人与信息,到连接人与服务,让所搜即所求,这是一种直接高效精准的服务连接。

此外,不同企业发展不同的底层发展逻辑亦决定着各自不同的行为选择。

学过历史的都知道一个常识,封建社会在前期,分封建国,权利相对分散,越到后期中央集权越严重,一度取消丞相制度,权利上更加垄断。

许多科技企业成长路径从一开始就没有追求平等,这也决定了它们会走向“向下竞争”,从价值创造走向资源占有,甚至走向权力寻租。一些巨头或者独角兽抢白菜现象其实和封建王朝类似,目的都在加强流量等资源的集权。而在另一边,主张开源的百度智能小程序却在到处寻求新的小伙伴。

归根结底,这是资源驱动型企业与服务驱动型企业的区别。

从PC时代的百度联盟开始,百度就开始拥抱开源。在我们熟知的站长时代,百度也一直充当着服务者的角色,主动提供更多工具、服务、资源。并且打通内容壁垒,提供优质内容。而在发力AI后,百度推出的DuerOS开放平台和无人车平台阿波罗同样选择了开源路径,为更多企业、开发者提供平台支持和技术支持。

一次又一次的拥抱开源,可见百度从骨子里就是想着一起把盘子做大,而不是蛋糕都是自己的,如今百度智能小程序与其开发者的关系亦是如此。开发者借助百度智能小程序的“舞台”尽情表演,而百度业务生态价值也随着开发者队伍的壮大而提高,二者属于互相成就的关系。

可以说,开源其实是百度与生俱来的意识自觉,是它的基因。所以,在过去的2020年百度智能小程序一直在强化自己开源服务者的角色能力和定位。

事实上,互联网不应该是垄断的,“行为开源,心智占领”才是真正的商业成熟。

而且意识形态的知识与信息本身也无法当做垄断资源一般去“二选一”,对用户进行心智上的占领,才是更好的选择。比如日常人们提搜索很少说“搜索一下”,而是“百度一下”,“公司即品类”就是最好的心智占领。

关于开源互联网的价值,百度智能小程序宿主、开发者的态度上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UU跑腿创始人兼CEO乔松涛就曾说过:“百度搜索为UU跑腿带来了10亿级的曝光,同时通过智能小程序带来的用户量上涨超过120%,订单量上涨了106%。”

小红书移动端技术负责人傅平也曾表示:“接入百度智能小程序TP‘订单来了’后,小红书内智能小程序的GMV月均增长量在三倍以上”。

互相成就,如知己,如伴侣,这或许才是互联网文明更高维度的价值追求。

尾记:

被誉为“开源运动独立宣言”的著作《大教堂与集市》,它所描绘的开源价值很大程度上像是一种机会平等的“普惠价值”。

从发展路径来看,谷歌们的发展模式就是一种“大教堂模式”,是封闭的、垂直的、集中式的开发模式;而百度以及旗下智能小程序则代表着并行的、动态的多人协同开发的“集市模式”。

做开源的“集市”,不做封闭的“教堂”。

在后反垄断时代,服务不断“枝繁叶茂”的百度智能小程序正在用事实告诉我们,不靠垄断,共赢也可以发展的很好。这一点,其实于小程序赛道、于合作伙伴、于自身之外的,对整个反垄断格局下全球互联网的生态走向,都有着重大的示范意义。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订阅号:互联网江湖。转载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5915.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