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华为用户群体流失后,个人云业务该如何开展?

华为内外,诟病多年的个人云和企业云分立局面,因为一纸任命而改变。华为云黑土地的肥力,就此释放?

华为内外,诟病多年的个人云和企业云分立局面,因为一纸任命而改变。华为云黑土地的肥力,就此释放?

伏线千里。1月27日,华为内部正式发文,委任华为消费者业务CEO、华为常务董事余承东兼任云与计算BG总裁。

外部声望日隆的余承东,接手华为四个一级业务部门中的两大部门,负责手机、汽车、云与计算三块业务。

众所周知,继出售荣耀之后,未来数月,华为铁定对其现有中高端品牌Mate和P系列做出调整,不是出售,而是深度合作运营商在内的产业链伙伴,以战养战,苦等变局和生机。

对此,《智物》已有连续分析和预测。

如果余承东能同时做成华为云和华为汽车……

此次,浮现的云业务组织架构调整,余承东再次临危受命,广受关注。而更为值得注意的是,曾经广受诟病的华为个人云业务、企业云业务分立局面,也就此消除。

任正非此前曾将华为云定义为“黑土地”,意为华为云是可供千万家公司“种庄稼”的服务平台。而被寄予厚望的华为云,却并没有像华为预想的那样,“三年干掉阿里,跻身世界云五强”。

从亚马逊、微软到阿里巴巴,全球世界几朵大云,都与自身优势业务紧密结合。华为云过去几年表现不达预期,郑叶来为首的华为云团队战略执行不力的表面原因之外,关键还在于过去多年,华为浪费掉了全球手机翘楚的优势资源,没有让个人云和企业云形成足够的合力。

即使通透如任正非,也不免因人设事。如今,华为终下决心,捏合个人云和企业云两大板块,但是荣耀业已出售,华为品牌即将调整,个人云的优势还能维系多久?

01、“表现就像国足一样稳定……”

华为对云业务的布局可以追溯到2010年,当时华为启动了“云帆计划”,旨在面向全球公布云计算战略和解决方案。

直到2017年,华为才最终将云业务定位公司的战略方向,成立了Cloud BU,并在该年将Cloud BU升级为一级部门,以获得更大的业务自主权。

但放眼全球,亚马逊的AWS在此时已经问世了13年,国内的阿里云也诞生了8年,作为后入场者,华为并不甘心在市场中扮演“陪跑者”的角色。

2019年8月,华为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面向行业的华为私有云解决方案发布会,推出了业内唯一的全栈私有云解决方案FusionCloud 6.3,提供了从芯片到硬件,线上到线下的全方位实现云化转型的能力。

华为在私有云上的布局让华为政务云几乎垄断了政务市场份额,但在公有云市场中,华为云业务的发展并像预想的那样顺利。

参照咨询机构Gartner的预测,目前全球范围内排名前五的云基础设施服务商依次为亚马逊AWS、微软Azure、谷歌云、阿里云和IBM,以上5家共占据着超过60%的市场份额,华为并不在此列之中。

眼看距离“三年干掉阿里,跻身世界五强”的目标越来越远,华为内部也开始充斥着对云业务的怀疑,并将矛头直指华为云业务总裁郑叶来。

2019年,一位云业务部门员工在华为心声论坛中表示,“郑叶来的表现就像国足一样稳定,华为云有可能是公司创业以来最大的失利”。

华为云的表现一直有争议

华为总裁办公室随后将包括该条评论在内的,共计19000字针对云业务部门的“吐槽”整理成文档,由任正非签发,以邮件的形式发送给华为全体员工。

如果说过去的华为云业务可以在手机业务的光环下,维持不温不火的状态,但如今荣耀独立、海思或将出售、汽车业务处于起步阶段之时,华为云业务俨然是华为手中为数不多的筹码,当下的云业务已必须做出调整。

当然,华为云业务表现不佳,既有郑叶来团队执行不佳的原因,也有华为早前云业务组织架构割裂的原因。

在华为布局云业务之初,华为将云业务部门拆分成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企业云业务,该部门在组织架构上属于云与计算BG,另一部分是个人云业务,该部门则被划分到消费者BG之中。

这也为云业务日后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埋下了伏笔。

02、“硬件先进的公司,转型软件的先例还没有”

个人云和企业云分拆后的结果就是,原本拥有庞大用户群体的个人云业务在经营中四处碰壁。

个人云业务在组织架构上归消费者BG管理,但在云平台建设上却离不开云与计算BG的专家团队支持,“一个业务,两套班子”的管理体系无形中增加了许多不必要的阻碍。

去年11月份,华为公布了任正非在在华为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任正非明确地指出,“一线分成两个组织后感觉没有什么好处,两个组织反而会增加沟通成本。”

同样,这一问题也存在于企业云之中,负责企业私有云建设的是云与计算BG,而负责与企业对接的却是EBG,任正非对此表示,“在政企做了决策以后,再到企业那边去沟通,两边频繁开会,没有原来那么高效。”

任正非对于华为云业务部门的总结,表明华为的管理层对组织架构中的问题早有察觉,甚至有坊间传言,早在3年前,华为高层就曾讨论过让余承东全盘接手华为云业务。

本次华为内部调整后,个人云业务和企业云业务将合并到云与计算BG,由余承东同一领导,解决了云业务部门之间的矛盾,为华为云业务的发展扫清了障碍。

值得一提的是,任正非在华为云业务汇报会上的发言中,明确指出了华为云业务最根本的挑战,“我们是一个传统的硬件先进的公司,世界上转型为软件先进公司的例子还没有,我们的困难是可以想象的。”

这其中包含了两层含义,首先是云计算考验的是软件与服务的能力,想要软件行业内立足,就要摒弃过去做终端产品的思维,而第二层含义就是华为当下正加速在软件行业的布局,软硬结合的道路才是华为未来的目标。

03、留给余承东的时间和难题

尽管华为的云业务在组织架构有所优化,但仍有一个问题摆在余承东的面前:华为用户群体流失后,个人云业务该如何开展?

华为终下决心调整华为云的人事,但优势已然不再了

盘点各互联网大厂的云业务布局,几乎全部是依托原本业务的用户群体所展开的,阿里拥有业内最大规模的电商用户,腾讯手握国内最大群体的游戏用户和社交用户。

此前,任正非曾表示,“华为应全力以赴抓应用生态建设,像亚马逊一样建立大生态”,而华为大生态的基石正是其数以亿计的手机用户,这些用户不仅是华为公有云业务的基本盘,也是华为IoT生态的基本盘。

但随着荣耀独立,Mate和P系列品牌也传闻即将做出重大调整,如果华为手机用户因此大范围流失,那么个人云业务也不可避免受到影响。

不过,华为也拥有其他互联网大厂不具备的优势,即华为强大的硬件实力。

任正非曾表示,华为不应该放弃硬件给华为云带来的优势,应该在保存底层架构的稳定性与高效率的同时,继续发挥联接+计算的综合优势。

这样一来,即使华为手机用户群体规模减少,凭借华为对于ICT基础设施的多维度布局,未来也很有可能出现一个新的终端增长点。

总的来说,余承东接手华为云业务还是值得期待的,毕竟在余承东接手消费者业务之前,华为手机的营收占比不足公司的1%,而余承东苦心经营8年后,手机业务的营收已占据华为的半壁江山。

相比之下,华为云业务的起点显然要比手机业务高得多。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638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