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安防巨头海康威视大换血:龚虹嘉将退出“铁三角”?

近期,海康威视开始新一轮的动作,而本次动作,则是跟换高层——董事会。

近期,海康威视开始新一轮的动作,而本次动作,则是跟换高层——董事会。

据海康威视公告显示,董事会通过5人非独立董事提名——陈宗年、屈力扬、王秋潮、胡扬忠和邬伟琪。吴晓波、胡瑞敏、李树华和管清友为独立董事候选人,4人全部是新面孔。

而在其中,现任董事、副董事长龚虹嘉未获得提名;非独立董事提名中,王秋潮是新面孔,其他4名候选人担任多年董事。

此外,程天纵、陆建忠、王志东从2015年3月就出任独立董事,期满6年,按《关于在上市公司建立独立董事制度的指导意见》规定,不能继续出任独董,从而未获提名。洪天峰自2016年底出任独董,超过4年,也未获提名。

对于本次新提名1名董事和4名独立董事,意味着海康威视未来的9人董事会,将有5名新面孔——这将是一次大换血行为。

龚虹嘉:投资界“神话” 套现236亿

对于龚虹嘉来说,他最得意的一次投资或许是海康威视——在20多年前的天使投资,如今带来了超过2万倍的回报,这一行为,让龚虹嘉成为中国创投圈最传奇的人物之一。

2001年,以陈宗年和胡扬忠为骨干的28名中电科52研究所的人“丢掉”铁饭碗,在杭州西湖区马塍路的一层简易办公楼开始了创业之旅,海康威视由此诞生,从事视频压缩板卡的研制及生产。

成立之初的海康嘴里,并没有含着“金钥匙”,甚至不被看好——平淡无奇的企业,没有任何优势。甚至得到龚虹嘉的投资,也是因为陈宗年和胡扬忠是其校友,出于“帮助同学”的理由罢了。但对于海康来说,龚虹嘉帮助不亚于雪中送炭。

而除了投资,龚虹嘉还积极协助海康威视的发展——当年海康威视收入主要来源于家电控制器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业务。而龚虹嘉出于对H.26L算法的认识,在2001年前通过资助研发方式,帮助独立软件开发专家王刚开发基于H.26L标准的可在DSP上运行的视音频压缩和解压缩软件,并锁定了该项技术成果在2006年12月31日前独家经营权。

这一行为,为海康威视在视频监控行业采用DSP芯片及H.26L算法起到了绝对的推动作用,也让海康威视在短时间内在安防领域确认自己的位置及地位。

但不可置否的是,即使龚虹嘉全身心投入到海康威视前期的建设之中,但其从2019年开始,逐步减少自己在海康威视的股份:

2019年11月,海康威视发布公开称:公司董事胡扬忠、龚虹嘉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2020年3月13日晚间再次披露收到监管措施决定书公告。该《决定书》称:公司副董事长龚虹嘉、总经理胡扬忠在增减持股份过程中未向海康威视报告为他人提供融资安排的情况,导致上市公司未能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相关信息,违反了《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决定对龚虹嘉、胡扬忠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此外,在2020年期间,龚虹嘉多次减持,截止至2020年11月7日,龚虹嘉依然持有海康威视11.62%的股份,约108,560.82万股。而在“福布斯2021富豪榜”中,龚虹嘉以142亿美元位列全球富豪榜158位。

王秋潮:长三角顶级律师

王秋潮律师的主要执业领域为外商投资、争议解决和资本市场,他是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具有重要影响力的律师。

王秋潮律师在外商投资领域具有非常丰富的实务经验,是浙江省最早为外商投资业务提供法律服务的律师之一,他先后为美国默克公司、摩托罗拉公司、奥的斯公司、日本东芝公司、富士公司等多个跨国公司在华投资项目提供专业的法律服务,同时参与了香港机场和萧山机场的合资项目。

王律师在争议解决领域也具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和很高的实务水平,他曾主办了浙江省乃至全国具有重大影响力的案件,包括高尔夫球场土地纠纷案、股民跳楼遗孀状告证券公司案、卡西欧计算器纠纷案,张大千画拍卖案和娃哈哈与达能纠纷系列案件,获得了业界和当事人的高度评价。同时,王律师也作为中国国际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主裁了众多仲裁案件。

此外,王秋潮律师在资本市场领域也具有丰富的经验,他是浙江省最早取得证券法律服务资格的律师之一,曾参与了万向钱潮、百大集团、东方通信、华东医药、信雅达、卧龙科技等众多上市公司的重组和股票发行项目,并担任海康威视、晶盛机电、开山股份等公司的独立董事或监事。

在此时王秋潮律师的加入,对于海康威视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不排除海康威视未来把重心放置在海外市场。

写在最后

对于海康威视而言,其已经走入了“焦虑期”——作为从行业起家的海康威视,其必须突破安防行业带来的“枷锁”。

多年来,海康威视不断在安防产业中寻求技术和市场的不断突破,在这一细分领域中,海康威视已经多年未遇对手,而随着AI的崛起,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安防这一细分领域之中,海康威视的优势也逐步缩小——从海康威视的财报来看,海康威视在To G的业务逐渐减缓,而在To B方面,海康威视面对的不仅仅是传统友商,同时还有百度、腾讯、阿里、华为等入局者。

在其中,阿里与华为更是“放开手脚”进入到安防领域——2019年,阿里牵手宇视,并“生下一个孩子”;华为更是在2020年初,把“华为安防”改为“机器视觉”,并从顶层设计入手,从而切入安防产业。

此时的海康威视,在多年的发展中,硬件方面已经实现全球第一,即使在海思芯片一路高涨的环境下,也没有提升产品价格,或出现供不应求的问题;但在软件端,海康威视则在前几年已经开始全面布局——除了挖人,海康威视还不断加强对软件的投入,只为以后不被阿里、华为等企业赶超。

此时,海康的愁,愁西湖。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652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