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IBM兜售Watson启示录:人工智能To B没有巨头

IBM的困境说明了AI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To B服务难有巨头,中国所谓的AI独角兽们要深思。


IBM的困境说明了AI时代的一个重要特征,To B服务难有巨头,中国所谓的AI独角兽们要深思。

文/Rene

投入近三十年,曾经声名显赫、领先业界多年的IBM终于还是输掉了AI医疗之战。

《华尔街日报》最新消息透露,IBM正在探索出售Watson Health的业务,以精简公司架构,新任CEO Arvind Krishna将是售卖相关业务的直接操刀人。前不久,IBM默认关掉上世纪成立的中国研究院一则消息,似是也在指向这一点。

但据Krishna所言,IBM仍然不会放弃在AI应用上的探索,甚至仍将会优先考虑AI在医疗保健方面的应用服务。

2011年在电视游戏中击败人类对手,Watson曾被业内尊称为新一代认知计算技术的鼻祖。一直在寻求变革的IBM因此在AI领域名噪一时,并因此敲定了接下来的转型方向——AI商业化服务。

Watson Health则是IBM探索AI商用最为关键的项目,它主要利用AI帮助医生或制药公司辅助诊断、检测等,因此被业内众多后生晚辈奉为学习楷模。

然而Watson的学术地位之高对商业的帮助并不如预期,“包治百病”的过度宣传让IBM Watson Health陷入舆论漩涡之中。《华尔街日报》曾做过审查并刊发多篇文章,指出Watson项目数据存在造假,所言不实,对医生的价值并不大。

《IEEE SPECTRUM》援引IBM Research首席科学家Ruchir Puri所言,指出Watson桎梏在于代码的老化。特别是GPT-3和谷歌Switch Transformer在认知计算领域的主导地位,也在证实Watson如今在技术上无法跟上时代。

从AI到IoT以及碳中和,IBM画饼越来越大,但是落地也越来越难。据《华尔街日报》最新报道,IBM正在探索追踪碳排放的技术,称该技术将帮助实现2030年零排放的目标。原红帽CEO、现IBM云计算和认知软件负责人James Whitehurst 负责该项目。

又是一个比IoT、AI还要宏伟的目标。

01. 蓝色巨人,画饼充饥

成立百年,几度转型成功的IBM,曾高度寄希望于AI技术的大范围应用。然急切之下,终究用力过猛,惹得一身麻烦。

在IBM的发展历程中,创始人老沃森、其子小沃森以及郭士纳被认为是对公司贡献卓著的三大人物,与之相伴的则是IBM从机械、计算机硬件到软件服务的转型之路。

IBM的前身是CTR公司,在老沃森带领下公司走上正轨并更名为IBM-国际商用机器公司。二战的到来助推了IBM的发展,凭借过硬技术为军队制造主力武器M1冲锋枪等,在战争期间老沃森与美国国防部签署了合作协议,其目的在于增加公司军火销售额。果不其然,同年IBM销售额猛增至1.4亿元。

二战后, IBM走向了机械时代和电子时代的分水岭,以华生父子为代表的两派一直争执不下。最终小华生的胜利开启了IBM的新时代,也让IBM从行业的追随者走向领导者地位。

与开发出UNIVAC计算机的艾科特-毛奇莱公司只同美国军方合作不同,主导开发出IBM 360等著名机器,小华生不仅在技术投入上更为大胆,他也开启了计算机从军用到商用的时代,丰富了公司原有的商业模式。

小华生上台后五年,将IBM的营业额提高了三倍。而在后来的二十年内,IBM的平均年增长率高达30%,小华生创下了超越父亲的商业奇迹。

IBM是个人电脑时代的领导者成为业界的共识。《时代周刊》评选IBM PC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产品,《华尔街日报》也给出了高度评价。

2005年IBM将个人电脑部门卖给联想,被认为是IBM正式退出个人电脑舞台的标志。业界分析认为,微软的崛起、IBM缺乏C端产品经营的经验等因素最终导致了该结果。

早有迹象显露,以售卖大型主机为主要业务模式的IBM,在80、90年代间严重受到个人电脑兴起的冲击,尤其是其硬件利润逐步转向软件服务。

被认为是IBM发展史上最重要的领导人之一,郭士纳在裁员、整治公司内部臃肿架构、卖资产之外,做了最重要的决定:帮助IBM做软硬件能力整合,将商业模式从卖硬件转变为软硬件服务。

郭士纳看见了正在成长的软件服务市场机会。在业务服务的应用探索上,IBM致力于开发与其他公司机器相容的开放系统公司,相比于原先封闭的专属系统IBM研发出了免费开放的Linux操作系统。另一边IBM斥资35亿收购莲花软件公司以获得网络软件Notes。

这些举措在由硬件至软件的转型上是成功的,在郭士纳的带领下IBM进入了另一段黄金时期,IBM股价上涨了10倍。

2003年郭士纳退休,科技行业也进入了更为丰富的业态,电商巨头亚马逊、智能手机开创者苹果、以电脑软件起家的微软等企业都进入了赛道,与此同时,AI也迎来了新的浪潮。

专利大户IBM很早就预测到了AI时代的到来。但与谷歌将AI应用到广告产品中、亚马逊将AI应用到电商平台的生命周期中不同,没有了郭士纳的IBM再次进入了激进的技术探索之路,搭建了一个在研究领域让人叹为观止的框架——Watson,与当下的GPT-3之于行业的意义类似,也为后来商业探索上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02. IBM赢不了AI战争,人工智能To B没有巨头

最近,IBM中国研究院的关闭将人们的目光再次引向Watson。在认知计算领域,Watson也是IBM中国研究院最重要的成果,它曾在中国22个省、43座城市近80家医院普及。

对于有着近三十年历史的IBM中国研究院的关门,多方猜测,内部调整之外,其与Watson项目的变数不无干系。

IBM曾表示,医疗保健是它对AI最重要的探索,AI可以改变医疗领域的方方面面。当然另一方面,它也是看中了这个号称是万亿美元的低效率市场。然而颇为讽刺的是,在这次长达近一年的全球疫情期间,IBM Watson的身影鲜少出现,侧面印证了Watson已经走向没落的事实。

2011年,在覆盖文化、历史、地理、自然科学等方方面面的知识问答比赛上,Watson显露出的能力被IBM认为是冰山一角。但后来的结果指向,一如此前所有科研领域的AI工具,这款由25位科学家花4年时间发明的应用程序,最终还是淹没在时代的浪潮之中。

三年前,IBM仍然不愿意承认Watson的失败,宣扬AI医疗将会迎来“黄金时代”。当时IBM首席执行官Ginni Rometty在接受CNBC采访时依然对外表示,Watson可以诊断和帮助治疗全球80%的癌症。

Watson项目之“父”John Kelly更是多次公开赞许这一项目的成功,称其惠及近万名患者,并被数百个机构使用。

但IBM为其设定的过于宽泛的应用场景,成为了Watson的桎梏。与一般的AI产品不同,Watson Health有着丰富的产品组合,覆盖的应用范围非常广泛,但收效甚微。

如其旗下产品Watson for Genomics,它虽然在美国多个癌症中心进行试点,但有研究者公开表示很少使用该系统,因“不知道自己真正会得到什么”,耶鲁大学癌症中心等11个研究中心也未将该系统应用于临床。

2018年因Watson被曝出现重大漏洞,IBM经历了最为动荡的一年。《华尔街日报》当时通过调查报道指出,已经有十几个IBM合作伙伴和客户停止或缩减了Watson肿瘤相关项目的投入,并揭露了“Watson对癌症患者的帮助有限”这一事实。哥伦比亚大学蔡斯博士也公开表示,因对IBM的技术营销方向感到失望,他退出了顾问行列。

此前为了获取更多医疗数据,IBM曾花费40亿美元收购包括Merge Health care在内四家医疗机构,后它又花26亿美元收购数据分析公司Truven,但据透露,因“太过复杂”,IBM花数十亿美元重金买来的数据最终并没有应用到Watson的训练上,因此也间接导致了项目的失败。

近几年的财报显示,IBM的收入一直在同比下降,Watson项目一年约10亿美元的营收则更是入不敷出。尽管《华尔街日报》援引专家分析指出,IBM将不会真正放弃AI项目Watson。但从2011年的高光时刻到七年后被曝出“致命”漏洞,被寄予厚望的IBM医疗梦走向破灭已成为事实。

事实上,谷歌也正在尝试将几年前打败李世石的Alphabet GO应用在医疗领域,但近年也同样蒙受损失。这意味着,AI医疗的应用探索其实面临复杂挑战,IBM依托它来实现转型将希望渺茫。

03. 转型难为,IBM需要一个新郭士纳?

最近与中国研究院关闭、Watson项目传出被卖消息的同时,这家巨头公司发生的另一重大变化还有更换领导人。原负责云计算业务的Arvind Krishna走马上任,指向了IBM将放弃AI应用,将重心向云计算偏移。

其实早在2019年以340亿美元收购红帽,IBM转型云服务的迹象就已显露。Krishna介绍,红帽OpenShift平台是混合云最好的架构。此举因此也被认为是一次豪赌。

即将接手这家巨头公司,Krishna对外表示,他在未来三年中将与合作伙伴一起,为全球客户提供5G、网络安全和云服务解决方案,每项方案创造10亿美元利润。

言下之意,Krishna的上任带着营收的使命,而赌注则压在了混合云业务上。

从透露的消息来看,目前Krishna依然保留了郭士纳开创的商业模式,同时也将不会放弃AI应用,只是业务重心将转变为混合云服务。但从Gartner在去年7月发布的2019年云服务提供商市场排名来看,局势对IBM并不乐观——曾经快速上涨的IBM已经跌落了前五。

目前,在相对成熟的IaaS市场,腾讯云超越了IBM获得快速上涨。在公布的IaaS+PaaS的份额排名上,AWS、微软、阿里云占据前三,Oracle凭借数据库优势位列第五、腾讯云位列第六。在SaaS应用探索上,微软则位列第一,深耕垂直领域的Salesforce、Oracle、SAP、Workday等厂商紧随其后。

一向在技术上领先行业,与云服务友商们专注行业云有所不同,IBM的关注点在混合云技术上,凭借该技术私有云和公有云可以实现无缝对接,满足数据的隐私保护需求,它也被认为是云计算可见的终极方向。

但在以公有云技术为主流的市场形势下,混合云市场尚未完全显露。据ResearchAndMarkets给出预测,混合云市场将会在2026年得到进一步推动,而在实际应用中,数据隐私和安全等问题都将成为市场增长的限制。

与AI市场格局有几分相似,目前在云服务领域营收增长明显的企业,普遍深耕应用,常年占据第一的AWS,其云服务的能力就来源于电商,快速增长的阿里云亦是如此。

不缺乏对技术的理解,IBM在应用探索上始终有些能力不足。率先提出物联网、智慧城市,IBM在技术上的远见可见一斑,但从领先到最终被AI时代抛弃也未曾盈利,IBM显然过于看轻应用的难度。业内普遍认为,AI产品的成功应用与场景深度融合密不可分。

如今在云服务的探索上IBM难避走老路之嫌,尤其是其缺乏市场经验的基因仍然对其有诸多束缚。大象转身,风险犹存。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6730.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