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作者:江峰2021年,AI科技巨头们A股IPO骤然遇冷。先是主营智能语音业务的云知声主动撤回上市申请,后是AI四小龙之一依图科技被中止审核。

作者:江峰

2021年,AI科技巨头们A股IPO骤然遇冷。先是主营智能语音业务的云知声主动撤回上市申请,后是AI四小龙之一依图科技被中止审核。

折戟港交所后,旷视科技将目光投向了科创板。

持续巨额亏损下,公司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全村人的希望】

目前中国在许多高科技领域的关键技术上仍然难以突破。但在人工智能领域,中国已经领跑全球,无论专利数量(全球第一)、论文数量(全球第二)还是人才数量(全球第二)皆处于全球第一梯队。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AI时代,人工智能产业俨然成为“全村人的希望”。2017年,国务院将人工智能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2020年4月,人工智能被列入新技术基础设施的一部分。

火热的赛道吸引了大批入局者。根据背景不同,国内人工智能行业主要分为平台型科技公司(华为、阿里、腾讯、百度)、技术型科技企业(寒武纪、商汤科技、科大讯飞)以及智能化转型的硬件厂商(海康威视、大华股份)三大类。

在众多技术科技型公司中,起家于计算机视觉的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并称为“AI四小龙”。据IDC统计,2019年国内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四家企业占据51.40%份额,旷视科技以15.2%位居第二。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计算机视觉是计算机模仿人类视觉系统,使计算机拥有提取、处理、理解和分析图像及图像序列的能力,属于人工智能三大应用领域之一(另外两个为语音识别和自然语言处理)。

近年来算法大幅提升,尤其是基于神经网络的深度学习算法日益优化,极大促进了计算机视觉行业快速发展,成为人工智能行业中成熟度相对更高、商业落地较早的技术。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市场中计算机视觉的占比达到37%,市场容量远高于其它细分领域。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计算机视觉行业市场规模达到450亿元,预计2021年达到1120亿元,2017至2021年年均复合增长率达101.45%。

重要的战略定位、千亿的市场容量、翻倍的增长速度,都让旷视科技等AI四小龙的发展一直备受外界所关注。

除了商汤科技,其它三家企业目前均已在科创板披露招股说明书,其中旷视科技融资金额、营收规模以及最新估值均排在首位。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资本宠儿”】

旷视科技成立于2011年10月,三位联合创始人印奇、唐文斌和杨沐均毕业于清华姚班。

这家学霸云集的年轻公司很快在计算机视觉领域闯出名堂。仅用1年时间,旷视科技就推出了计算机视觉开放平台Face++,并很快成为全球最大的人脸识别开放平台之一。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技术上,Face++采用类神经元深度学习算法,每天进行10亿级别的算法训练。该平台可以将人脸识别的核心算法存储于云端,并以API(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或SDK(软体开发工具包)形式为人脸识别技术开发者提供定制化的云计算服务。

随着智能设备普及,公司与多家头部智能手机厂商合作。2018年,旷视科技在搭载人脸识别设备解锁功能的国产安卓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有率超过70%。

目前,Face++已经是世界上使用量最大的人脸识别引擎,合作客户既包括国家公安部、国家身份证中心,也包括阿里巴巴、蚂蚁金服、招商银行、华为等。

在消费物联网领域成功后,旷世科技于2015年、2017年先后进入城市物联网、供应链物联网领域,不断推动人工智能的商业化落地。

2019年,旷视科技主营收入12.59亿元,大幅领先于云从科技(8.07亿元)、依图科技(7.2亿元)。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过硬的技术实力与相对成熟的商业化进度让旷视科技成为一级市场中的宠儿。

2013年7月以来,旷视科技前后进行7轮融资,累计融资金额已接近13亿美元,估值超过40亿美元。但2019年4月融资后,旷视科技没有再进行新的融资。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2019年8月,旷视科技赴港IPO,但其10亿美元级别的募资计划最终没有成行。从本次A股IPO高达60亿元的融资规模上看,公司融资需求仍然非常迫切。

那么,为何此前密集融资的旷视科技在一级市场突然遇冷,赴港上市为何又折戟而归?

【AI外衣下的安防生意】

除了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旷视科技列入“实体清单”外,经营业绩的巨额亏损是公司更为严重的问题。

2017年-2020年三季度,旷视科技归母净亏损分别为7.75亿元、28亿元、66.4亿元和28.46亿元,累计亏损高达130亿元。若将优先股以公允价值计量导致的账面亏损剔除,公司净亏损分别为2亿元、5.32亿元、12.62亿元和9.15亿元,最近三年及一期累计亏损仍接近30亿元。

高额的研发投入是公司持续亏损的一个主要因素。

报告期各期,旷视科技研发费用分别为2.02亿元、5.98亿元、9.33亿元和6.61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6.50%、70.02%、74.06%及92.23%。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作为一家技术驱动的人工智能公司,研发领域的高投入并不意外。但是,旷视科技销售费用率同样位于高位。如上图所示,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费用率持续在24%以上,2020年前三季度更是高达41%。

显然,旷视科技目前的生意模式并非是简单的技术授权,AI外衣下却是做着安防生意。

通过下图可以看出,报告期内旷视科技主营业务共分为消费互联网(人脸识别)、城市物联网(安防)、供应链物联网(物流)三大类。近两年,城市物联网业务收入占比在65%左右,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城市物联网业务主要收入来自安防领域,ToB、ToG业务等均需要大量销售人员跟进,这就造成了公司销售费用高企。

此外,应收账款多、账期长同样也是从事安防业务所无法回避的问题。报告期内,旷视科技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52亿元、6.38亿元、9.85亿元和9.71亿元,增幅惊人。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由此,旷视科技过往的营收质量也大打折扣。

2017年至2019年,公司应收账款余额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0.27%、74.74%及78.24%,2020年前三季度超过100%。

也就是说,过去几年公司超过7成以上收入来自于赊销。

事实上,随着城市物联网业务推进,旷视科技正面临毛利率持续下滑。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0.96%、62.23%、42.55%及44.24%。其中,公司消费物联网(人脸识别)盈利能力基本保持在80%左右,另外两大业务毛利率则下滑明显,2020年前三季度均不足30%。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其中原因,一方面在于公司低毛利率硬件收入占比提升,另一方面也与激烈的市场竞争有关。作为一个后来者,旷世科技与海康威视、大华等安防巨头争夺项目的难度可想而知。

一定程度上,这也在说明旷视科技等AI公司当前的“窘境”,既要从事技术研发,还要兼顾创收。

在此背景下,商业化占比接近70%的安防领域就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哪怕毛利率不高,哪怕账款不好回收。

持续亏损,旷视科技还能夺得“AI第一股”吗?

2月份,主营智能语音业务的云知声主动撤回了上市申请。在旷视科技科创板上市获受理的前一天,依图科技也主动撤回了IPO申请。3月7日,云从科技在回复上交所问询时表示,预计到2025年公司有望扭亏为盈。

三家公司均处于经营亏损之中,这也让市场多了对AI公司商业模式“赔本赚吆喝”的质疑。

从不断趋严的IPO审核过程看,旷视科技恐怕难有快速闯关的机会。

如何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提振业绩、扭转毛利率的下滑并减少应收账款对资金的占用,或许对其争夺“AI第一股”更具有实际意义。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730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