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旷视科技披露问询答复:回应“两面招股书”

5月28日晚间,旷视科技披露了科创版首轮共计560页的问询答复。旷视科技表示,在被列入“实体清单”之后,在港股没能在上市申请材料有效期限内完成港股发行,最终没能在港交所发行上市。而且因为2019年8月提交的港股上市申请文件已经过期,如果想要继续推进港股上市,需要重新提交申请文件,所以旷视科技决定终止港股上市。

5月28日晚间,旷视科技披露了科创版首轮共计560页的问询答复。

旷视科技表示,在被列入“实体清单”之后,在港股没能在上市申请材料有效期限内完成港股发行,最终没能在港交所发行上市。而且因为2019年8月提交的港股上市申请文件已经过期,如果想要继续推进港股上市,需要重新提交申请文件,所以旷视科技决定终止港股上市。

这一结果并不意外,去年2月时旷视科技港股上市文件的报道就已经刷屏,当时距离旷视科技提交申请文件已经六个月了,失效也是正常,现在也只是旷视科技给赴港上市这件事盖棺论定而已。而且旷视科技已经转移了上市目标,其在2020年与中信证券达成IPO辅导协议,准备在科创板上市。

想要成为“Ai第一股”的旷视科技

成立于2011年10月8日的旷视科技,其三位创始人印奇、唐文斌和杨沐本科均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实验班(也就是俗称的“姚班”)。企查查数据显示,旷视科技至今共完成了7轮融资,总计融资金额近百亿人民币,投资方包括有阿里巴巴、富士康、国风投基金、联想创投等众多投资机构。

资本有力的加持,也让旷视科技一路高歌猛进。根据旷视科技港股招股书,旷视科技2017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3.13亿元和14.27亿元,营收高速增长。

这一切,都让外界对于这家AI公司的未来无比期待,而旷视科技对上市这件事本身也早有提及。早在2017年旷视科技的创始人印奇就曾公开表示:“希望我们能是AI领域第一个上市的”。

2019年8月25日,旷视科技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开启了上市倒计时。

正当大家满心期待AI领域将会迎来第一家上市公司时,美国商务部却在2019年10月8日将旷视科技列入美国出口管制的“实体清单”,这也就是制裁华为的那份名单。

不出意外的,旷视科技未获得港交所上市委员会关于通过聆讯的信函,而且被要求继续补充相关材料。在此之后,联想创投、李开复、创新工厂等老股东纷纷退出,让外界开始对旷视科技的上市之路感到担忧。

2020年5月,旷视科技放弃了赴港上市,随后旷视科技便将上市地点修改为了科创板。

旷视科技的“两面招股书”

调整目标为科创板上市后的旷视科技,在今年3月公布了最新的A股招股书,不过有人将这份招股书与旷视科技港股招股书进行对比后发现了端倪。

相比港股招股书上的2017、2018两年的营收数据,旷视科技在A股招股书中给出的营收数据却是3.04亿元和8.54亿元,出入巨大。不仅如此,旷视科技在港股书中披露的2019年前三季度毛利为6.13亿元,远超A股招股书中披露的5.36亿的2019年全年毛利。

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港股招股书采用的IFRS准则,不同于科创板的企业会计准则,但差异也不该这么大。

从客户来看,旷视科技在港股招股书中提到,2018年一位大客户贡献了1.44亿元的营收,但是在科创板招股书中却显示,2018年向旷视科技贡献收入最高的中国移动也才3329.4万元,当年前五大客户的贡献的总收入加起来也不到1.4亿元。

从业务来看,旷视科技的业务分为个人物联网解决方案、城市物联网解决方案以及供应链物联网解决方案。

港版招股书显示,旷视科技城市物联网业务在2018年贡献了10.57亿的营收,毛利率64.8%,收入占当年总营收的74.1%,而供应链物联网营收9974万元,毛利率24.6%。而在科创板招股书中,旷视科技同期的城市物联网仅贡献了5.43亿元的营收,毛利率为57.1%。供应链物联网营收也腰斩仅剩下4616万元,毛利率12.85%。

两份招股书,数据相差巨大,甚至有人提出疑问:“这真的是同一家公司吗?”。对此,旷视科技在问询答复中表示,两份招股书信息的不同,一是因为报告期内两地发行上市申请企业所适用的新金融工具准则、新收入准则及新租 赁准则在首次执行时间上存在差异。二是根据获取的信息重新调整了过往年度的收入确认判断标准与收入确认金额。

难度增加的上市,旷视科技面临什么问题?

随着市场环境的变化,旷视科技、依图科技、云从科技、商汤科技等Ai企业,日子越来越不好过。就连一直没有传出上市消息的商汤科技,也在5月27日被爆料最快将在年底赴港上市,不过其官方目前尚未做出正式回应。

依图科技、云从科技与旷视科技一样,都提交了科创板IPO申请,不过依图科技已经在今年3月11日主动要求中止上市审核,对此依图科技在5月14日回应称,目前还在评估机会,没有明确的上市计划。而云从科技则因上市申请文件中的财务资料已过有效期,需要补充提交,被上交所中止上市审核。

相比一年前科创板的热潮,如今冲击科创板,难度已经加大了不少,尤其是科创企业,将会在研发投入的计算标准、投入占比等方面都会有着更加严格地要求,“上交所对排队上市企业的资质审核变得更严了”。就像其所说的一样,目前已有包括柔宇科技、云知声、依图科技等多家企业中止上市进程。

除了上市难度加大,随着大众对于隐私问题越发重视,以人脸识别起家的旷视科技处境也越发尴尬,其此前就因数据隐私问题引起了公众的注意。

2019年,旷视科技曾推出过一套“智慧教学”系统,通过视觉Ai对学生的面部细节、动作进行捕捉、将学生的行为进行记录,来判断学生上课时的状态,不少网友认为这种行为侵犯了学生的隐私权。当时,旷视表示仅停留在技术展示阶段,未落地应用。

去年九月,旷视科技曾经的股东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在公开演讲时提到:“曾在早期帮助旷视科技公司找了包括美图和蚂蚁金服等合作伙伴,让他们拿到了大量的人脸数据”。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了公众对于人脸数据安全的讨论。不久之后,蚂蚁集团、旷视科技以及李开复均否认了数据泄露这件事。

今年“3.15”晚会也对采集人脸信息的摄像头进行了报道,包括万店掌、悠络客、雅量科技、瑞为信息等,有业内人士认为,旷视科技IPO之所以一波三折,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公众数据的隐私处理上始终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方案。

旷视科技CEO印奇曾表示,“IPO的不可控,让他确实感受到了压力”。

根据招股书披露,旷视科技的经营性现金流持续为负,亏损连年扩大,截至2020年9月末,旷视科技累计未弥补亏损为142.5亿元,而且还将持续增加投入。旷视科技在问讯答复中表示,预计此后三年中流动资金缺口将达到20.5亿元,在此情况下,旷视科技选择寄希望于上市来解决资金问题,或许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但在上市之后,旷视科技能否实现盈利,将是一个问题。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184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