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冲刺”AI第一股”商汤还有多少可能?

《机械姬》《银翼杀手》《西部世界》《超能查派》《我,机器人》……大火的影视剧一直在描绘对于未来的想象。人工智能 因为天然具有未来启示感,代表了人类社会对于未来生活的种种想象。

《机械姬》《银翼杀手》《西部世界》《超能查派》《我,机器人》……大火的影视剧一直在描绘对于未来的想象。人工智能因为天然具有未来启示感,代表了人类社会对于未来生活的种种想象。

《三体》作为国内的神级科幻小说,一直是科幻迷的心头好。

7月7日,2021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三体》的作者刘慈欣表示将担任国内知名人工智能大厂商汤科技的"科幻星球研究中心主任"。

目的旨在运用AI+科幻,打造突破想象的沉浸式娱乐新业态。

除此之外,商汤科技首次对外发布SenseAuto自动驾驶AR小巴,还通过AI、AR等技术为嘉宾和观众带来虚实融合、便捷有趣的沉浸式互动参展体验。

商汤科技因为与科幻大佬的联姻,成为关注的焦点;而上一次被关注,商汤科技是因为"融资机器"的头衔。

据天眼查资料,自2014到2018年,商汤科技共完成10次融资,累计完成融资超30亿美元,是 "AI四小龙" 中获得融资最多的一家。IDG资本、阿里巴巴、淡马锡、软银中国、中金公司、厚朴基金、银湖投资等明星投资者都向商汤科技投去了橄榄枝。

从整个发展过程中看,通过资本助力,商汤科技已经初步形成了AI技术积累。

但也应该看到,有可能是因为此前融资速度过快,估值太高,有一些投资人认为现阶段投资进去并不划算,天眼查数据显示2018年至今商汤科技再没有过投资人融资。

冲刺"AI第一股"商汤还有多少可能?

那么,就目前的商汤科技而言,近期没有公开的投资记录,人工智能在后续市场的竞争力究竟如何?冲刺"AI第一股"又存在多少可能?

请看下文分析。

一、AI让智能出行充满想象

科技正在拓宽我们对于未来生活方式的想象。

20多年前的《007》电影里詹姆斯·邦德坐"无人驾驶"技术第一次惊艳了观众,我们意识到即使不会开车也没关系。

《速度与激情》大热更让大家对智能驾驶充满期待,数百辆汽车在纽约街头疯狂追逐的镜头让人难忘,这些自动驾驶汽车目标明确且无人操作。

《银翼杀手》的飞行汽车里、《人工智能》水陆两用的飞行器、《回到未来》的反重力悬浮式滑板……是人类对于未来AI智能出行的想象。

致力于AI智能驾驶的企业方兴未艾,分别从不同的垂直赛道杀入,企图在科技赛道先下手为强。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2014年商汤科技成立,早期以计算机视觉技术起家,随后不断探索 AI 在垂直行业的应用,加速 AI 在各行各业的商业化落地。

事实上,智能汽车领域是商汤科技目前主要研究领域。原因在于,商汤科技在视觉AI技术上的突破和自动驾驶发展具备宏大愿景。

2017年商汤科技就与本田汽车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基于本田的车辆控制技术系统,融合商汤科技的视觉算法和开发平台,深耕自动驾驶技术。

对于商汤等科技企业而言,AI不仅是未来业务破局发展和高速增长的基石,也是商汤支撑芯片国产化、攻关超大模型、以及打造开源算法生态的着力点与破局点。

商汤科技推出智能车舱和智能驾驶产品,智能车舱产品包括人脸识别认证、驾驶员分析系统、手势识别、DMS后装软硬件一体方案等;智能驾驶包括ADAS系统、L4级别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等,共同助推汽车智能化。

但自动驾驶领域早就成为一片热土,被越来越多的科创企业盯上。

在"AI四小龙"当中,依图科技也开始瞄准自动驾驶领域。

据公开信息,依图科技已设立上海依行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称依行科技),专注于端到端的自动驾驶系统的研发。

依图芯片与特斯拉发布的全自动驾驶(FSD)芯片异曲同工,特斯拉从3年前开始打造,而依图只用了2年,效率更高。

可以感受到的是,依图科技的入场,无形中给商汤添加了压力。

另外,未来与商汤竞争的不止有AI四小龙,还有各行业里的信息化公司,以及综合实力更强的科技巨头,商汤后续将面对的挑战更是难以想象。

那么接下来需要思考一个问题:就商汤科技目前的营收水平,在长期没有投资人入场的情况下,是否可以独当一面?下面我们以商汤科技以往的营收作为分析。

二、摸索"后安防时代"的商业企图

商汤科技算是高开低走。

AI四小龙早期的收入模式基本一致,主要是依靠国家安防、智慧城市的时代红利。

发展到今天,过去营收大头是大规模摄像头铺设,但这个时代正逐渐过去,在其他场景都是小打小闹,还没有形成收入支柱,大部分是零散的试探。

冲刺"AI第一股"商汤还有多少可能?

AI带来的效用和人们预期的差距,除了人脸安防领域,其他的领域差非常多。在安防市场逐渐萎靡的今天,享受完政府红利后还没找到下一个出路,只能在市场中隐退。

商汤科技融资计划书的数据显示,2019年收入是50.6亿人民币,毛利率43%,毛利润21.6亿人民币,并未披露净利润和净利率。但披露了2017年与2018年的净利率,分别为2%和3%,净利润分别为1100万和5900万。

在AI行业,连年毛利率低是致命的。

首先,通过依图和旷视的招股书可以看出,目前AI创业公司的共同特点是:高估值、收入增长快,但毛利偏低,且资产负债率高,即使曾经都拿到高额融资,仍然面临资金压力。

可见,即便2017年商汤科技通过智能安防、金融、手机移动互联网三大块实现营收净利润1100万,但对比商汤科技扩大商业版图所需资金而言微乎其微。

其次,商汤科技超算中心格外烧钱。据公开信息,每当商汤研究员按下那个标有"run"字样的按钮,一次数据训练迭代整体花费至少50万元。"我们有150多个博士天天在算法平台上按'run'",这还不算每年追加的数亿元GPU集群采购预算。

也就是说,仅仅计算超算中心的日投入就需要七千五百万。

招融资计划书显示,商汤科技2019年资产负债率是102.35%。

人工智能属于高技术行业,要面临长期的高技术投入,一旦技术出现故障,项目落地周期时间甚至更长,还有回款压力。显然,商汤科技的毛利率43%在人工智能行业来看,并不算高。

就目前而言,商汤科技想要短时间内摆脱低毛利率,概率较低。

只有做足三到五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投入,一边加速推进现有研发项目落地,获取现金流,一边布局智慧城市,赢得各地区政府的支持,低毛利率困局才有可能得以突破。

三、冲刺"AI第一股"商汤还有多少可能?

"商汤",是中国第一个信史朝代—商朝的开国帝王。

这不难看出商汤科技的企图心和野心。

据相关报道显示,商汤科技A+H最快将于8月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确定保荐人为中金公司。关键的是,商汤科技极有可能会两地上市,在港IPO后继续推进科创板的挂牌。

目前对于上市一事,商汤不予置评。

但是从目前整个AI企业面临的问题来看,上市肯定是改变困局的良药。

数据服务商企名片数据显示,2020年,由于AI企业营收普遍面临亏损以及连年高升的负债率,导致AI领域融资热度持续下降,且单个项目的融资金额下滑明显,截至目前共完成305起融资,总金额约243.3亿元人民币,2018年,这两个数字分别是523笔交易和667.1亿元。

而据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胡润全球独角兽榜》显示,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云从科技、依图科技依次排名,估值分别为500亿、300亿、200亿、140亿。四家公司中只有商汤科技的的估值相比于2019年都有所上升,估值从2019年的400亿上升到了2020年的500亿。

诚然,前期大量资本的进入,让商汤科技、旷视科技、依图科技等AI独角兽快速成长,如今这股势头似乎已经停了下来,投资机构自然不敢再给AI公司过高的估值。但容易触发的局面是,"AI四小龙"再次坚定了上市的决心。

然而这场依靠一级市场输血,而获得的短时间的胜利,很快遭到了反噬。前期大量投资人的涌入,已经至使商汤科技等AI企业的融资总额,超过了部分上市公司的市值。

由于AI涉及领域较为广泛,AI企业经常无法避免遇到前所未有的问题,并且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进行解决,同时AI产业本身存在的高研发投入和回报周期较长的特质,也让AI企业的盈利能力开始遭受质疑。

历经数轮大额融资的AI行业,一级市场显然已经很难承担这个体量的公司。

此外,AI企业的多次IPO失败也加速了投资人迫切退出的心态。

总的来看,目前AI企业普遍遭遇瓶颈,虽然行业前景很好,但存在商业模式变现较差的情况。即便想要开拓更大的领域、赋能更广泛的市场,也仍然需要较强的资金链。

纵观AI行业发展史,AI概念兴起至今已经整整4年,我们看见的是AI行业历经从水涨船高到风平浪静之后的正常商业逻辑。然而理性市场的回归,更是考验着商汤科技的造血能力。

数科社报道称,AI四小龙的算法都是建立在一个穷举的基础之上的,并没有在算法层面有什么新的突破,依然是不停的增加对突发事件的处理算法和解决方案,并固化到芯片和固定的程序中,形成自己的最终对外软件产品。

长江后浪推前浪,留给"商汤科技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谁又能突破重围,率先登上IPO宝座,如今来看亦是一个待解的谜。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266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