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第一只独角兽诞生!脑科学掀起下一场科技大战

疯狂的马斯克,又做出一家神奇的独角兽公司。投资界获悉,马斯克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宣布完成了C轮融资,共筹得2.05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的资金。此轮融资由迪拜风险投资公司Vy Capital领投,还出现了谷歌风投、德丰杰成长基金(DFJ Growth)、Valor Equity Partners、 Craft Ventures、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和 Gigafund 等一众大咖身影。

疯狂的马斯克,又做出一家神奇的独角兽公司。

投资界获悉,马斯克创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宣布完成了C轮融资,共筹得2.05亿美元(约13亿人民币)的资金。此轮融资由迪拜风险投资公司Vy Capital领投,还出现了谷歌风投、德丰杰成长基金(DFJ Growth)、Valor Equity Partners、 Craft Ventures、创始人基金(Founders Fund)和 Gigafund 等一众大咖身影。

如无意外,这将是脑机接口领域迄今为止最大规模的一笔融资。至此,这个科学无人区——脑科学被揭开了神秘面纱。

中国VC也来了。早在十年前,IDG资本就捐赠了清华脑科学研究院,今年再次出资:红杉中国不久前罕见出手,投了一家脑科学创业公司。财富自由的科技大佬更是亲身下场,从陈天桥到李彦宏,从张一鸣到黄峥……踏上这一趟未知的旅程。

最科幻的一幕:

马斯克更疯狂,这只独角兽诞生

被马斯克寄予厚望的Neuralink,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时间回到2016 年,素有“科技怪人”之称的马斯克,在美国加州用“医学研究”的名义注册了 Neuralink。这是一家专攻脑机接口的医疗研究公司,利用带有芯片的侵入式设备帮助治疗人类的脑损伤和神经系统疾病,如让瘫痪或肢体障碍的人仅凭自己的意识就能控制手机电脑。

自从成立以来,Neuralink一直低调开展研究工作。该公司从多所大学聘请了许多著名神经科学家,还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一家实验室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对灵长类动物展开研究。马斯克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称,Neuralink 是他在自动驾驶和太空探索之后工作的重心。但特斯拉的光芒依旧远远盖过了Neuralink。

直到2019年,Neuralink 发布了旗下第一款脑机接口产品“脑后插管”:将通过一台神经手术机器人进行头颅穿孔手术,向大脑内植入芯片,再利用外置的无线装置将意念发射出去,使其甚至能够与应用程序互动。

这一年,马斯克还发表了一篇论文,详细阐述了Neuralink 在高带宽脑机接口领域迈出的第一步 ”。这时,外界才发现马斯克正在认真开始了另一个疯狂探索,自此脑机接口开始走向大众视野。

Neuralink第一次引发轰动是2020年8月,当时在视频直播展示了三项发布:脑机接口设备 LINK V0.9、 手术机器人和脑机接口的生物实验。马斯克在直播中介绍,在专业医生的监督下,手术机器人可以做到开颅、取骨、植入、安装等一系列操作;Neuralink 已经在使用这款机器人植入脑机接口设备,未来希望在 1 小时内完成植入,用户几乎都不用麻醉即可完成手术。

现在,马斯克将更多精力放在了Neuralink。不久前,他在社交平台上公布了脑机接口的测试视频:一只名为“帕格”(Pager)的9岁猕猴通过内置的Neuralink设备实现了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研究人员用一根装满美味香蕉奶昔的金属吸管来激励它进行测试,帕格可以充分地利用它的脑部活动学习控制一台电脑。马斯克还表示,Neuralink的首款产品将能够让瘫痪的人使用意念玩手机,而且比使用拇指的人更快。

虽然,这个未来似乎看起来还很遥远。但在马斯克眼里,Neuralink的潜力无限。此轮融资完成后,Neuralink还在积极扩充兵马,在社交平台中连发多条招聘启事。上天入地后,脑科学或许是马斯克倾心投入的新事业。

大家为何要探索脑科学?

红杉IDG悄悄来了

脑科学的旋风,开始席卷到了中国VC/PE圈。

今年3月,博睿康获得了红杉中国独家领投的过亿元B轮融资,老股东凯风创投、熔拓资本继续跟投。这是一笔罕见的投资——成立于2011年的博睿康正是以自主创新的“脑-机接口”技术为核心。

当前,博睿康团队与脑科学和临床神经诊疗专家紧密合作,正在研发一种新型的微创脑机接口,硬币大小的体内机埋在颅骨中,隔着皮肤与体外机无线通讯,既保证了信号质量,又没有破坏硬脑膜伤及神经细胞。目前,博睿康通过微创脑机接入的方式进行着癫痫疾病的闭环治疗。

谈及此次投资,红杉中国合伙人杨云霞表示:“脑机接口技术可用于脑科学、临床医疗、消费电子等诸多领域。尤其是脑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上,脑机接口有望发挥巨大作用。”她认为,人脑智慧与人工智能的交互与融合,无疑是实现更强大智能形态的重要途径,在未来也有着广阔的发展空间。非常积极的一面是,我们已经能看到很多优秀的科学家,有很强的动力把他们的前沿科技转化为商业化的产品,从而造福社会。

而中国风投圈与脑科学的渊源,最早要追溯到IDG资本捐赠成立清华脑科学研究院。今年4月22日,IDG资本宣布将继续向清华大学-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进行捐赠,这是一场穿越10年光阴的再度牵手——早在10年前,清华大学-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正式成立,同年11月,又成立了北京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

IDG资本创始董事长熊晓鸽曾说,“从脑科学研究院诞生的那一刻起,她的发展就成了我的一项重要责任。”除了资金层面的支持,也正是在IDG资本的推动下,才促成了现任清华大学-IDG麦戈文脑科学研究院院长时松海回国。短短10年间,研究院不仅发展成为清华大学脑科学研究的基石,也成为了中国领先的脑神经科学研究基地。

为何大家要费力费钱投入脑科学研究?四个月前,时松海教授曾向投资界普及了这门学科的要义:一是科学意义。人类孜孜不倦进行科学研究,会对外部世界和宇宙进行探索,但最终会回到对人自身最高层次的探索,这就上升到脑科学层面:我们怎么想,怎么有不同的情感,怎么做决策,怎么有意识,这是自然科学最有吸引力的地方,也是最复杂的地方,是自然科学的意义。

二是社会意义。随着社会的发展、智能化的推进,脑科学对于人工智能或者新型智能体系的建立是非常重要,AI技术目前深受关注,但也只是在某种程度上模拟了大脑,与真实大脑的智慧和情感差距还非常远。

还有一个重要的社会意义与全民健康有关。随着社会的老龄化、工业化,整个神经系统所碰到的问题会越来越多,我们生命中每个阶段都有非常复杂的脑神经疾病。从自闭症、抑郁症到老年痴呆症、帕金森症等,如今,脑神经相关的疾病已经成为社会较大的负担。

但这一门如此重要的科学,在十几年前却是一个少数人关注的领域。“你们难以想象,十年之前,在麦戈文先生和IDG资本出资捐赠这所脑科学院前,清华大学这个百年学府几乎没有脑科学的研究。”时松海告诉投资界。

脑科学,掀起下一场科技大战

陈天桥、黄峥、张一鸣...走向星辰大海

你可能不知道,如今脑科学已经成为一项国家战略。

由于技术壁垒较高,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国科研领域脑电采集设备一直都由国外厂商占据。直到我国“十三五”规划纲,将“脑科学与类脑研究”列为“科技创新2030——重大项目”,中国脑计划正式启动。

2020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也指出瞄准脑科学等前沿领域,实施一批具有前瞻性、战略性的国家重大科技项目。脑科学研究被纳入国家战略层面,意味着其拥有巨大的市场潜力。

这是一场漫长的征途,需要各方力量投入。时至今日,我们已经看到一些早已财富自由的科技大佬,开始不计回报地支持脑科学。今年7月,由陈天桥、雒芊芊夫妇创建的天桥脑科学研究院(TCCI)捐赠5000万人民币,与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合作建设“人工智能与精神健康实验室”。

曾凭借代理游戏起家的陈天桥,在31岁的时候便坐拥上亿身家,成为中国最年轻的首富。而后,他淡出了公众视野,与太太雒芊芊将主要精力投入到了慈善中,脑科学研究是他们重点关注领域。

其实,陈天桥自 2016 年起就开始投资脑科学方面的相关研究。2017年底,陈天桥在上海成立陈天桥雒芊芊研究院(TCCI)转化中心,与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和上海精神卫生中心紧密合作,首期投入5亿元支持中国的脑科学研究。

无偶有偶,今年5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在内部全员信中表示,虚拟现实、生命科学、科学计算对人类生活的影响已现黎明之曙光,而要抓住这次机会,需要创新者们突破业务的惯性去探索。为此,张一鸣决定卸任字节CEO,以十年为期,投身其中。

更轰动的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今年宣布退休后投身科学研究领域。“小时候,老师问我们长大了想做什么,我和很多人一样说想成为科学家。而今一晃已过不惑之年了,想成为真正的科学家也许已经不太可能了,但如果我努力,把中学里最喜欢的化学、大学里学的计算机、工作中学习的经营管理结合起来,我天真的想,说不定也能再做出点有意思的事儿。”他在致股东信中回忆儿时的梦想。

退休之后,黄峥将去做一些食品科学和生命科学领域的研究。此前,他向浙江大学捐赠一亿美金设立繁星科学基金,支持“计算+”创新实验室的建设,推动学校在生物、医疗、农业、食品等领域的交叉方向展开基础研究及前沿探索。

黄峥的繁星梦想,也是很多科技大佬的终极追求。此前,百度李彦宏、腾讯马化腾、猎豹浏览器傅盛、搜狗王小川等都说过,对生命科学很感兴趣。李彦宏更是亲自下场创立了一家生命科学公司百图生科,这家公司刚刚拿到上亿美元A轮融资。

而脑科学,堪称最具颠覆性。“中国在这个领域需要培养自己的公司,不然会受制于人。”一位知名VC投资人感叹。

但这并非易事,正如陈天桥所说,“我见了300多个科学家后,逐渐认识到大脑机制的基础研究很难有重大突破,要10年、20年甚至更久。我们不知道谁会在脑研究上有突破,只能千金买马骨。”未知令我们敬畏。所有人的面前,都摆着一条通往星辰大海的征途。

作者:张继文 杨继云来源:投资界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AI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2265783423)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2949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26578342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