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因投资的快手股价暴跌,百度二季度亏损近6亿元。云、AI、自动驾驶等新业务录得高增数据,但整体基数依然太小。

因投资的快手股价暴跌,百度二季度亏损近6亿元。云、AI、自动驾驶等新业务录得高增数据,但整体基数依然太小。

文丨Han

BT财经原创文章头图来源丨创客贴

快手(01024.HK)大涨大跌,竟然引得百度(09888.HKNASDAQ:BIDU)的业绩剧变。

8月12日,百度发布了2021年二季度财报。BT财经发现,广告收入仍占公司收入大头,云和自动驾驶等新业务贡献不足二成。在“All in AI”(全面押注人工智能)四年后,百度的业绩还在被投资盈亏拖拽着不断变脸。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百度亏损,锅在快手?

百度的股价在2021年从一度从不足150美元上涨至350美元以上,让市场期待BAT格局有望再现江湖。但怎奈涨势只是昙花一现,从一季度末开启的跌势延续至今,市值被“打回原形”。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在最新发布的2021年二季度报告中,百度投资快手拖累业绩致亏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BT财经回顾发现,这已经是快手连续第二个季度影响(甚至是主宰)百度的业绩了。

在2021年第一个季度,百度营收较去年同期反弹25%,但净利润同比暴涨超60000%来到256.5亿元,这主要得益于投资彼时市值一路上攀至1.74万亿港元的快手。在调整后当期百度净利润录得42.97亿元,同比其实也有40%的增幅。

短短一个季度后,快手因天量解禁到来,市值狂跌超1万亿港元至3300亿港元附近,百度业绩也随之变脸。一季度大赚237亿元的这笔长期投资到二季度录得亏损31亿元,拖累百度净利润由去年同期盈利35.8亿元至亏损5.8亿元。

浮盈和浮亏影响如此之大,百度究竟持有快手多少股份?快手IPO时招股书显示,百度持有公司3.78%的B类股份。

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对外投资的浮盈或者浮亏会计入当期利润,但是不计入现金流量且在股权抛售前无需缴税。

再回到百度的业绩上来看,百度2021年第二季度实现营收314亿元,除去一次性损益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口径下,当季净利润同比增长5%录得54亿元,超过市场预期。李彦宏评价道:“在AI创新业务的带动下,百度核心实现又一个强劲增长的季度。”

不过百度的股价并未随着超预期财报公布而提振,一方面投资亏损让投资者却步,另一方面百度对未来业绩的展望并不乐观,公司预计三季度收入同比增速将降至8%-19%(低于此前的20%以上),核心业务同比增速降至9%-20%(低于此前的27%以上)。

百度称做出这一预测是因为疫情的持续影响和教培行业受到监管影响,但市场已经嗅到事情或许并不简单。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快手之后,还有作业帮

教培行业的严格监管,将给百度带来两方面的负面影响——广告减少,以及投资再次受损,后者可能是上亿元的投入“打水漂”。

先来说广告投放。教培行业(尤其是K12领域)的广告投放,是当下互联网广告业不容忽视的一部分。虽然百度没有透露该领域占据公司广告收入的份额,但我们可以参考另一巨头——字节跳动。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教育行业是字节跳动广告收入的第三大来源,投放规模在100亿元左右,这其中K12又占据了大头(70%左右)。BT财经发现,此前彭博社消息透露字节跳动2020年广告总收入达到1831亿元,这样算下来教育行业广告预算减少或给互联网广告商带来约占总营收5.4%的负面影响。

因此不难粗略算出,教培行业广告熄火,或给百度打来约5%的营收缩减冲击。

另一方面,百度直接参投了以“作业帮”为代表的教培企业,在该赛道哀鸿遍野的背景下,这部分投入有打了水漂的可能。2015年TechWeb报道显示,百度正式分拆旗下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并引入了红杉资本、君联资本联合进行A轮投资,在随后的2016年以“百度投资部”对其进行了A+轮投资。

作业帮脱胎于“百度知道”团队,是公司内部孵化出的K12领域学习问答平台。在随后的两三年时间里,作业帮跻身该领域头部品牌,并先后获得了来自纪源、春华、天图、软银等明星资本的加持。

2020年12月,作业帮完成了E+轮融资,估值超过百亿美元。据《中国经济周刊》,彼时作业帮的第一大股东为北京百度网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46.2%,李彦宏为公司最终受益人。

不过在教培行业监管收紧后,面临转型的K12各大企业估值或将大打折扣。比如好未来(NYSE:TAL)、高途(NYSE:GOTU)等上市公司的跌幅都在80%甚至90%以上,还未上市的作业帮估值也将迎来灾难性打击。

一个行业轰然消失,身处其中的百度也无法幸免。这也就不难理解有投资者表示,在当下形势,百度的估值仍然不便宜。尽管作业帮等教培企业积极转型,准备向素质教育等方向发力,但多数市场观点认为与K12教培相比,新方向的刚需性大打折扣。

百度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All in AI四年后:新业务基数仍小

百度从提出全面“All in AI”至今,已经过去了四个年头。百度的财报中,AI、云服务、无人驾驶的笔墨越来越重。

这些被记为“非广告核心收入”的业务在2021年第二季度录得同比增长八成的好成绩,其中云业务的带动最为明显,但BT财经发现其整体基数仍然较低——50亿元,仅占当季总营收的约16%。

不过云业务在二季度给百度究竟带来多少营收并未透露,但依旧有迹可循。BT财经发现,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文章曾经指出,百度此前在一季报中透露2021年第一季度智能云在实现营收28亿元。据此可以大致推测其云业务体量可能在30亿元到50亿元之间。

这是一个怎样的水平呢?在此不妨与国内两大云服务龙头相对比,就会发现百度云业务的收入仍与第一梯队差了一个数量级。据阿里巴巴截至2021年6月30日的季度财报显示,当季阿里云营收为161亿元。再看华为,2020年公司几大业务中云服务增速高达168%,是几大业务中增速最快的子业务,但公司也没有披露其具体财务数字,但其所在的“企业业务”板块年收入已经超过千亿元。

在阿里、华为、腾讯等本土巨头以及亚马逊等海外劲敌的夹击下,百度云想要取得突破难度不小。

“明星项目”百度Apollo自动驾驶及造车相关的项目对股价的刺激正在降温,此前百度市值攀升至千亿美元之时,正是其与吉利汽车共同出资组建的“集度汽车”面世的当月。

先来看百度Apollo。目前Apollo已获得在多个城市获得278张自动驾驶测试牌照,L4累计自动驾驶测试里程超过1200万公里。百度还透露目前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已经具备向各类主机厂商输出的能力,具体场景包括自动泊车、辅助驾驶等,与福特、丰田、现代、威马等多家国内外车企达成合作。

在此次财报中,百度透露了Apollo ACE智能交通的总合同金额:超2亿元人民币。李彦宏在二季度财报发布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中,回答分析师的提问时称“确实有在冬奥会期间推广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的机会”。BT财经发现,本届冬奥会将于2022年2月4日开幕,留给百度实现这一推广目标的时间,仅剩半年时间。

除了半年内待实现的“小目标”,百度自动驾驶也有长远的“大计划”。百度曾经推出的RoboTaxi软硬件系统聚焦自动驾驶出租车业务,第二季度累计提供47000次出行服务,据悉最快将于2025年实现盈利。不过这一服务目前只在少数几个城市的试点开展,监管也或将在大规模营运之前发声规范。

自动驾驶的“小目标”和“大计划”能否如愿实现,答案很快就会陆续揭晓。

造车业务方面,此前宣布与吉利携手造车后,百度的造车计划近半年并没有“大新闻”出现。未来在出行领域,百度究竟会卖硬件、卖软件、还是二者皆有?市场在搞清楚之前,可能依旧无法给百度更高的估值。

最后,百度还有百度App和爱奇艺相关收入被市场关注。财报透露,百度App的月活跃用户在本季度达到了5.8亿,日登陆用户比达到了77%。以百度App为核心的百度移动应用生态后续将演化向何方,仍有待进一步观察。

爱奇艺在第二季度为百度贡献营收76亿元,占当季度总营收的约四分之一。不过爱奇艺二季度“麻烦事”不少,缺乏大爆款综艺和电视剧,且受到《青春有你3》“倒牛奶事件”负面影响。不过好在爱奇艺净亏损额该季度继续收窄,会员数也有回升迹象。

百度的市值在经历了大涨大落后,目前仍旧落后于腾讯、阿里、美团、拼多多、京东、快手、网易等同业对手。略显尴尬的是,这家昔日巨头如今还因对外投资的浮动盈亏拖拽业绩变脸。何时能找到支撑估值的支柱性业务,百度依然在搜索。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AI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2265783423)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29862.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26578342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