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要闻

“云”上的国际切磋,去成为超算“摆渡人”

还记得此前不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0 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吗?

还记得此前不久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0 年北京市外来新生代农民工监测报告”吗?

在这份报告中,以IT程序员为代表的“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从业者被称为“新生代农民工”,程序员们“码农”的身份被“官方认证”,引起了行业内人士一系列自嘲式调侃。

调侃归调侃,“码农”们对世界的改变有目共睹。

他们穿着一成不变的格子衫、背着大同小异的双肩包,其貌不扬、行色匆匆。有时候或许很难想象——居然就是这群人,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摩登”。

“云”上的国际切磋,去成为超算“摆渡人”

从ACM到IPCC,搅起一池春水

成立于1946年(一说为1947年)的国际计算机学会(英文简写为ACM)是全世界IT精英的大本营。

作为全世界计算机领域影响力最大的专业学术组织,ACM现在在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拥有超过10万名会员。世界计算机领域最权威奖项“图灵奖”就是ACM评出的。

ACM还是一个科学性和教育性兼具的计算机学会。

为了发现和培养计算机科学顶尖人才,ACM已持续40年举办“国际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ICPC),给有志于成为优秀程序员的青年学生提供充分施展编程天才的舞台,目前已经成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大学生程序设计竞赛。

近年来,随着超算应用的场景日益丰富、超级算力日益可及,发现和培养超级计算机应用技术人才,正成为ACM一项重要的任务——降低超算应用门槛,对算力与应用之间的适配和优化必不可少。

可喜的是,ACM在中国的办事机构——ACM中国,则率先挑起了这一重任的大梁。

用中国计算学会高性能计算专委会秘书长、ACM中国高性能计算专委会主席张云泉的话来说,直至今天,超算仍然有点“高不可攀”、门槛还不够低、还不够“出圈儿”;要搅动超算这个“深水池塘”,还要进一步推广和普及。

“IPCC”就是搅皱超算这一池春水的那个“石子”。

ACM中国的支持下,由ACM中国高性能计算专委会主办的“ACM中国‘国际并行计算挑战赛’”(简称IPCC)在2020年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云”上的国际切磋,去成为超算“摆渡人”

忘掉“闯三关”,做超算“摆渡人”

想必会有人问:2020年,疫情那么严重,举办一个国际性的竞赛?怎么可能?

这就不得不说IPCC赛事的特色了。

不同于其他的国际性超算竞赛,IPCC对参赛选手非常友好。

可以简单对比一下。以世界大学生超算竞赛(SC大赛)和国际大学生超算竞赛(ISC大赛)为例,师生们要参加这类超算竞赛,在真刀真枪地上场之前,要闯三道关:

第一,“厂商关”。SC和ISC大赛将硬件搭建能力作为其中一项考核内容,不提供参赛设备,那么参赛队伍必须要找到愿意提供硬件设施的厂商赞助设备;

第二,“硬件关”。如第一条提到,机器的搭建本身就很有门槛,非专业人才不能物尽其用,难以发掘机器设备最优硬件性能,这就要求参赛队伍中必须要有懂硬件的行家里手;

第三,“海关”。对你没看错,就是那个海关——SC大赛和ISC大赛作为需要现场参赛的国际赛事,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参赛队伍要携机器到指定现场组装参赛,那么无论设备和人,都要经过海关这一必经之地。疫情之下,这一关尤其难过。

相形之下,IPCC大赛不用闯上面这三关。这是因为,IPCC专注于考察和选拔超算应用人才,关注的是超算软件的调优、超算应用如何经他们之手变得更加“顺滑”。

换言之,IPCC的参赛者不必成为超级算力建设者——这大可由专业人士去做——只需要成为超算的“摆渡人”,他们把超算这些“大块头”驯服,再让超算发挥更多宝贵价值。

“云”上的国际切磋,去成为超算“摆渡人”

“云”上的国际切磋

又有人要问了,不用参赛者组机、不必自带装备参赛,参赛者用的超算从何而来?天上吗?

还真说对了。

随着云技术的发展,超算用户便捷高效地从云端使用超算变得越来越触手可及。为IPCC大赛提供算力支撑的“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即是这一超算使用模式中的杰出代表。

成立于2011年的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由中国科学院和北京市政府共建。

很少“刷存在感”的北京超级云计算中心属实有点“闷头干大事”,它致力于“让计算不排队”,打造出随需动态扩容的服务模式,仅通用算力规模就在10P以上,是国内掰着手指头数得过来的头部通用算力平台。

有了这样好的算力平台,举办一个国际超算应用竞赛,变得容易起来。

还应看到,ACM中国高性能计算专委会之所以将大赛放大到“国际”高度,更深一层的考量恐怕还在于,要保持与国际先进水平人才的交流。毕竟,中国超算近年来的发展仍然存在“硬强软弱”“建强用弱”的问题,这也是我们与超算强国之间的差距所在。而通过同台竞技,能很好地发现和补足。

从报名情况来看,IPCC来到第二届,国际化水平有了进一步提高。据前方小伙伴消息,本届竞赛开放报名至今,已有来自清华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根特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比利时)等60余所知名高校近150支队伍报名参赛。

IPCC今年初赛的赛题任务也已公开:“SLIC (Simple Linear Iterative Clustering) 超像素算法优化”。

目前,初赛大幕即启,届时组委会将针对所有参赛队提交的参赛作品及讲解,组织专家进行线下评审。

哪些队伍将晋级决赛?等待他们的又是怎样的一番较量?冠军将花落谁家?预告一下,这些谜底将在“第三届超级算力大会”上一一揭晓。

“云”上的国际切磋,去成为超算“摆渡人”

是PK,更是联合

写到这里,必须要挑明一点:IPCC不是一场干巴巴的比赛。

参赛会有成绩,但不是为了成绩;同样,举办赛事会颁发奖项,但不仅仅是为了发奖。对于IPCC而言,这里等着全球超算“码农”的除了一场PK,更是一次联合行动。

首先,IPCC会回归学术、聚焦对话。源于ACM,IPCC也将进一步发扬ACM严谨务实的学术精神、注重交流分享的开放理念,围绕赛事的学术内容和问题开展学术性的对话、组织好创新活动。这不仅是IPCC大赛的初衷,更彰显对活动权威性的负责。

其次,IPCC将邀请往届获奖选手(不局限于IPCC大赛的获奖者)组成讲师团,制定全新的课程规划,为IPCC参赛者、超算行业从业者、爱好者开展直播培训,并安排现场实操内容。这些培训内容,已经在官方平台推出。

同时,IPCC还推出“圆桌派”挖潜人才。通过圆桌派,IPCC将持续邀请企业中的从业者,科研院所的学术“大牛”开展讲座,主题覆盖技术应用、职业发展、前沿理念等多个维度,以期帮助学有所长的选手,发掘其更多用武之地。

结语:

超算在一国的科技发展中正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相应地,专业人才的培养与储备将为国家的科技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助力。

在当前我国计算机软件环境与学科应用等方面存在短板的背景下,这一代IT人肩负着时代使命。IPCC立足中国、放眼世界,正成为弥补这一短板的重要平台。

希望参赛选手们能够赓续前辈火种,照亮中国超算前行路。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AI在线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2265783423)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news/30126.html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2265783423@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