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人工智能
  3. 智能电影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作者:云缨客,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声明: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 TopKlout克劳锐(ID:TopKlout),作者:云缨客,授权站长之家转载发布。

移动网络和手机的发展,让我们来到了视频时代,随时都能看、随时都能拍,视频已成为所有人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成了最主要的流量源头之一。

每个人都有了成为视频创作者的硬件基础,知名视频红人朱一旦都在采访中称,“我们很多视频都是用手机拍出来的”,可是,有多少人拥有朱一旦团队一般的创意与演技?

短视频大潮中,受到欢迎的原创视频仍需要一定的水准,要么是内容水准(唱歌、舞蹈、创意等技能),要么是形式水准(剪辑、包装等),两不靠的普通用户很难依靠原创视频打开局面。

这时候,搬运视频就成了一个对内容有热情的创作者可行的选项

“我们不生产内容,我们只是内容的搬运工”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有的搬运者

比原作者还火

芜湖大司马是目前英雄联盟的头部主播,曾经是金牌讲师的他,现在被更多人成为“金牌厨师”。

初期,大司马以“正方形打野”等一系列操作出名,让很多玩家学到了游戏技术,2019年前后,由于各种因素,他的游戏操作水平肉眼可见的变差,同时又“嘴硬”,这激怒了一些粉丝,让他们怒而成黑粉,开始在B站上上传各种大司马的“下饭”操作。

“艺术家阿克曼”是这批UP主中代表性的一位,短短一年多时间,他上传了820部大司马的游戏直播剪辑,其中除了少部分特定主题的搜集剪辑,多数都是对整局游戏直播的基础性剪辑,将30多分钟的游戏直播剪辑成8到10分钟左右的精彩(下饭)操作。

他目前在B站已有超过40万粉丝,累计播放量达1.8亿次,每部作品平均播放量超过20万次,除了粉丝量不及大司马本人帐号及其工作室帐号,在播放量、获赞等传播数据上都远远超过。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而艺术家阿克曼本人,更成为粉丝心中大司马下饭操作的“代言人”,一旦在其他UP主的视频中出现了大司马的精彩操作,弹幕总会有“阿克曼,你在赣神魔”、“曼?”之类的疑问。

搬运者比原作者还火,无疑是一道奇观。

但为什么大司马本人能容忍阿克曼等十多个搬运者的存在,并且双方和谐共生?

最开始,令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他们对大司马“游戏黑料”的挖掘和爆料,反而让大司马的很多梗广为传播,嘴硬、下饭操作,以“德艺双馨”标准来衡量,自然是失败的,但在传播上则十分有效果,令人捧腹大笑,在这样的反向助推下,大司马反而一扫颓势,攀登事业巅峰。

犹如和药水哥对呛数小时的那位网友,搬运者反而成为了红人IP的立体发掘者,在需要视听刺激的内容赛道上,这些搬运者无疑让原作者更有看点地传达到更多用户面前。

搬运者流量需求与原作者传播需求的绑定,产生了这一种原创—分发的利益绑定模式。

除了游戏,影视、新闻资讯等领域,搬运情形也比较常见,在微博、B站等平台上,有专门的外网搬运小团队,比如推特、INS、油管等外网平台的视频。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由于隔着信息鸿沟,他们的搬运和分享帮助普通观众丰富了娱乐体验,很多搬运者在分享好内容时,既不讳言自己搬运工的身份,也不吝于贴出原平台和作者信息,帮助原作者引流。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实际上,涉及外网内容搬运时,往往还很有技术含量,很多搬运者也需要兼职当翻译,汉化过程伴随着沙里淘金的辛苦。

与这些磊落的“西天取经”人相比,一些名为解说,实则是搬运的“营销号”,赚足了网友的眼球的同时,也遭受了网友的白眼与反感。

用着雷同的BGM,以毫无感情的机器配音念着漏洞百出、毫无营养的文案,却丝毫不改地用着别人的视频内容,转头在内容平台申请原创标识。

往往这类视频还能获得不俗地播放,但是弹幕上却是耿直的网友发出的“老营销号了”,得到了流量,走了粉丝。

视频搬运

是刀尖上的“财富密码”

涉及使用他人视频作品的,即使个人特色拉满、充满创意内涵的大V们,也没少翻过车。

此前,以“X分钟看完电影”收获众多粉丝的影视解说博主谷阿莫,就因为侵犯著作权被起诉,面临百万赔偿。视频中的谷阿莫,极尽幽默吐槽之能事,将几个小时的电影有机压缩为几分钟的优质视频,也因此,数年来他收获了千万级别粉丝,成为知名红人。

作为搬运加工者,如果未获原作者授权,很容易陷入侵权漩涡。

但很多搬运者不期望成长为谷阿莫,面对搬运这样低成本、高收益的“风口”,却忽视这一行为的长期弊端,将之作为自己的“财富密码”

市面上,充斥着关于视频搬运的教程,只需要添加作者微信,或者花费9.9元,就能得到剪辑软件、去水印软件等工具,和各平台上搬运视频的“诀窍”。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不比谷阿莫的特色解说,不比外网内容搬运工的劳心翻译,也不如阿克曼这样宾主相得、自成IP的特色搬运者,在财富密码面前红了眼的营销号、搬运号们,面临的是原作者的讨伐,观众的嫌弃,以及平台越来越严厉的打击。

抖音上以技术流和创意流坐拥2800万粉丝的网红“西木西木”,在8月曾发布了一期《你知道中国最惨网红是谁吗?》,视频中他痛斥众多搬运号盗窃他的视频,利用他辛苦创作的视频收割粉丝,其中最多的甚至有48万粉丝。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相比原作者耗尽脑汁、废寝忘食的辛苦创作,搬运者只需要“快手搬到抖音,全民搬到快手”,“来回倒”,搬运西木的更过分,同站批量搬运。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来自某视频搬运攻略)

虽然得到了流量,但在众多用户眼中,这些“营销号”并不值得尊重,西木西木的粉丝们群嘲搬运者,B站创作者们更用自己的创意,对营销号们不断进行降维打击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对搬运者们最不好的消息,不是用户的群嘲,而是来自内容平台的约束与打击。

以抖音平台为例,如果检索“搬运”,置顶的一条视频由“抖音安全中心”账号发布,主要内容是平台对搬运视频的识别与规制措施,一旦被识别为搬运视频,平台将对账号进行减少推荐、降低搜索权重甚至封号的处罚

原创熬夜秃头,搬运躺着创收?

对搬运号们来说,新的内容“风口”不断收紧,属于他们的狂欢,盛宴不再了。

拥挤的内容赛道

原创和创意才是长期制胜之道

信息差的存在,优质视频搬运为用户带来了更为丰富的体验,打破了信息壁垒,客观上充实了内容池。但随着视频行业的发展,大众创作潮流的来临,在流量扶持红利下涌进的大批营销号、搬运号,却导致了内容同质化、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原创程度不高又雷同的搬运作品,非但没有沉淀为能经受时间检验的经典作品,反而成为内容池里漂浮的泡沫,挤占原创作品和作者的生存空间,也降低了用户的使用体验。如果视频搬运成了财富密码,引得创作者纷纷效仿,“费力不讨好”的原创作者又该何去何从?

好在包括平台、用户在内,开始对这种风气开始纠正,相信在以后,像西木西木这样以创意制胜的达人们,能不再受到恶意搬运工们的粗暴伤害,让原创之花繁茂盛开于内容领域。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rengongzhineng/zhinengdianyin/152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