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物联网

华为等通信设备厂商推出成熟的频谱共享方案

导 读:布局新基建很费钱,但新基建作为市场化投资势必要考虑投资回报,这个过程中“省钱”也很重要。所谓的“省钱”,即在保证这些新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基本职能和服务支撑能力不变的前提下,通过技术手段、制度安排或商业模式创新等形式尽量减少成本,最终的结果是以相对少的开支达到相同的效果。

导 读:布局新基建很费钱,但新基建作为市场化投资势必要考虑投资回报,这个过程中“省钱”也很重要。所谓的“省钱”,即在保证这些新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基本职能和服务支撑能力不变的前提下,通过技术手段、制度安排或商业模式创新等形式尽量减少成本,最终的结果是以相对少的开支达到相同的效果。

今天上午,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吹风会,《政府工作报告》起草组成员、国务院研究室党组成员孙国君解读《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到:“新基建有个最大的特点,与公路、水利等传统基础设施建设不同,那就是新基建的投资主要是市场化投资。虽然说政府要重点支持,但主要是市场投资,政府主要给予政策支持、创造好的环境,新基建面对所有市场主体开放。”

基础设施本身需要投入巨资,新基建的投资主体大多数是资金实力雄厚的企业。比如,运营商很早就宣布 2020 年投入超过 1800 亿元建设 5G 网络,阿里宣布未来 3 年在新基建领域投资 2000 亿元,近期腾讯又宣布 5 年投入 5000 亿元布局新基建。

布局新基建很费钱,但新基建作为市场化投资势必要考虑投资回报,这个过程中“省钱”也很重要。在笔者看来,所谓的“省钱”,即在保证这些新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基本职能和服务支撑能力不变的前提下,通过技术手段、制度安排或商业模式创新等形式尽量减少成本,最终的结果是以相对少的开支达到相同的效果。

创新驱动新基建“省钱”办大事

创新经济学鼻祖熊彼特在其《经济发展理论》一书中提出的创新理论被奉为经典,他指出所谓创新就是要“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即“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这一理论听起来比较拗口,熊彼特进一步提出创新的五种情况来阐释其创新理论,这五种情况依次对应的是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资源配置创新、组织创新这五类创新形态。

新基建投资若要实现“省钱”办大事,沿用原有的方式肯定不可能实现,必须通过实质性的创新来推动。以熊彼特创新理论视角来看,以上五类创新形态都有可能在不同程度上节约新基建项目的投资。

国家发改委已明确了新基建的内涵,包含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三类,很多基础设施可能会涉及到对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比如对土地、无线电频谱、卫星轨道等消耗,若能够通过各方面创新,大大减少对不可再生资源消耗,则会直接带来成本的大大降低。大部分基础设施涉及到对能源的消耗,所以各类节能的创新也是降低成本的主要手段。还有这些基础设施本身的升级换代,形成更强性能、更低成本的新型设施。

“省钱”办大事有哪些手段?以 5G 为例

作为新基建的领头羊,5G 网络建设是 2020 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重点领域。由于 5G 本身的特点,业界认为 5G 需要建设数倍于 4G 的基站,投资额度也远远高于 4G;而 5G 的投资也是典型的市场化投资,即投入资金主要来源于运营商,在当前大背景下,运营商的压力也是非常大的。因此,近年来通信行业的很多创新在 5G 时代开始纷纷落地,通过这些创新手段来显著降低 5G 投资成本。

这些创新包括哪些内容呢,以下我们探讨其中几个典型的方法。

(1)组织创新——独立的基础设施组织成立

成立专门的铁塔公司是通信产业组织创新的一个典型案例,大大节约了运营商重复建设的成本。知名的铁塔调研机构 TowerXchange 创始人曾撰文指出,二十多年前,一批新生的电信铁塔公司创造出了一个价值 3000 亿美元的新基础设施资产类别。

华为等通信设备厂商推出成熟的频谱共享方案

全球专门的铁塔公司通常分为两种类型:第一类是独立铁塔公司,比如 American Tower、Crown Castle、SBA 等,这些公司的创建可以追溯至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美国的私营铁塔建造商开始保留和收购资产之时,独立性更强;第二类是由运营商牵头成立的铁塔公司,这类铁塔公司的 51%或更多的股本由母公司持有,典型的包括中国铁塔、Indus Towers、Bharti Infratel 等,还有 2019 年 7 月沃达丰发起成立的欧洲最大的铁塔公司 TowerCo。

中国铁塔由三家运营商出资成立,中国铁塔曾经对外表示,5G 网络建设将实现共享社会资源,85%的 5G 新增站址将会利用社会资源解决。从一组数据中可以看出专门的铁塔公司对 5G 带来的直接效益:

预计 5G 建设中将会新增站址 300 万个,其中 260 万个站址将利用社会资源解决,另外 40 万个站址为新建站址;

可减少投资 2500 亿元,节省土地 8 万亩,水泥 5000 万吨,钢材 1500 万吨

这 2500 亿元是真金白银的节省,作为新基建的领头羊,节约出来这一笔资金并不影响 5G 网络的性能。

(2)资源配置创新——无线接入网共建共享

无线接入网共建共享并非 5G 时代专有,实际上在 3G 时代就已经出现并落地。最早可以追溯到 2004 年,当时沃达丰和 OPUTS 在澳大利亚成立合资公司,共享 3G 接入网基站和其他基础设施,并联合建设部分基站;2006 年,沃达丰与 Orange 在西班牙偏远地区也开始合作共建共享 3G 网络。此后,欧洲出现过多例 3G/4G 共建共享的案例。

不过,此前的共建共享只是小范围的动作,到 5G 时代共建共享才成为一个全球大趋势。这一趋势中,中国运营商成为全球标杆,包括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共建共享、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的共建共享。

2019 年 9 月,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 5G 接入网的共建共享;2020 年 2 月,工信部许可中国电信、中国联通、中国广电在全国范围共同使用 3300-3400MHz 频段频率用于 5G 室内覆盖,三家运营商开启室内覆盖共建共享;2020 年 5 月,中国移动和中国广电宣布开启共建共享合作。

将共建共享纳入“资源配置创新”类别中,主要在于合作双方将各自手里的资源拿出来供对方共享,使资源利用最大化。比如,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的共建共享,就包括双方连续的 5G 频谱共享,两家公司本身分别获得 3400-3500MHz 和 3500-3600MHz 频段各 100MHz 频谱资源,从频谱分配来看,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频段相邻,双方共享的话意味着各自可使用的频谱资源扩大一倍,对扩展频谱带宽并提高频谱效率是不言而喻的。又如,中国移动与中国广电的合作为双方按 1:1 比例共同投资建设 700MHz 5G 无线网络,共同所有并有权使用 700MHz 5G 无线网络资产。

当然,共建共享带来的投资节约非常明显。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曾公开表示,在 5 年的 5G 建设周期中,共建共享将为联通、电信各节省 2000 亿元的资本开支。

与共建共享类似的,是异网漫游。今年工信部出台的促进 5G 发展的文件中,也明确提出探索异网漫游的模式,“加快形成热点地区多网并存、边远地区一网托底的网络格局,打造资源集约、运行高效的 5G 网络”,实际上与共建共享有异曲同工的效果,即减少运营商的投资但同时保证网络服务质量。

(3)市场创新——5G 行业专网

同样,行业专网也不是 5G 时代独有的模式,在 4G 时代已有很多行业开启了专网模式。不过,随着 5G 商用的加速,很多行业对于专网的呼声越来越高,5G 时代的专网将形成较大规模的群体。

2019 年 6 月,德国汽车公司梅赛德斯 – 奔驰与 Telefonica 以及爱立信合作,在其位于辛德芬根的“56 号工厂”建设全球首个用于汽车生产的 5G 网络。该工厂占地面积超过 20000 平方米,5G 移动通信标准将首次在奔驰工厂投入生产运行,加上其他创新项目,未来,“56 号工厂”的经验将用于其他工厂。

作为一个创新项目,奔驰公司正在试图让 5G 助力汽车智能生产。根据奔驰公司高管所述,利用 5G 网络,奔驰汽车可以借助新功能优化其工厂现有的生产流程,例如装配线数据连接或产品跟踪。在奔驰看来,有了独立的网络,所有流程都可以优化,从而更加稳健,并能迅速适应当前市场需求。

除了奔驰的 5G 专网外,德国很多工业企业也在申请专用频谱推动专网的建设。英国、美国、日本面向 5G 专网的频谱政策也相继出台,2020 年 3 月,日本富士通也开通了首个 5G 专网。2020 年 3 月,工信部发布了《关于推动 5G 加快发展的通知》,首次公开提出“开展 5G 行业(含工业互联网)专用频率规划研究,适时实施技术试验频率许可”,我国的 5G 专网频谱正式起航。

5G 专网形态的产生,让 5G 网络投资进一步多元化,垂直行业领军企业也能够进入 5G 运营领域。

(4)技术创新——动态频谱共享、微波回传

无线电频谱是不可再生的稀缺资源,无线电频谱使用技术创新是 5G 技术创新中重要部分,动态频谱共享、多运营商频谱共享等方面技术已经出现,有效地管理频谱资产已成为降低 5G 成本的关键举措之一。例如,3GPP 引入了 5G NR 频谱共享研究,将频谱共享作为 5G 标准中的组成部分;我国的 IMT-2020(5G)推进组也在进行频谱共享专题技术研究;华为、爱立信等通信设备厂商也推出了成熟的频谱共享方案。

以动态频谱共享技术为例,该技术允许 4G 和 5G 同时存在于同一频段,同时根据需求调整分配给每一代的频宽。这一技术使运营商得以将宝贵的频谱用于 4G,同时随着需求的增长增加 5G 容量,最大化发挥频谱的价值。

动态频谱共享已有落地案例,2019 年 4 月,瑞士电信宣布正式商用 5G,这张网络与其他国家商用的 5G 网络最大的不同之处是 4/5G 频谱共享的 5G 网络。从瑞士电信发布的资料可以看出,其商用的 5G 网络不仅部署在专门为 5G 分配的 3.5-3.8GHz 频段上,还充分利用了现有 2G、3G、4G 网络的 1.8GHz、2.1GHz 和 2.6GHz 频段。

另一方面,5G 回传往往需要部署大规模的光纤,回传网络成本也是 5G 基础设施的主要组成部分。而微波回传技术的成熟,在一些区域使无线回传替代有线回传,大大降低回传的投资。2019 年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接受央视专访时提到:“全世界能做 5G 的厂家很少,华为做得最好;全世界能做微波的厂家也不多,华为做到最先进。将来华为 5G 基站和微波是融为一体的,基站不需要光纤就可以用微波超宽带回传。”

根据 ABI Research 的数据,在一些国家或地区,光纤铺设十分昂贵, 微波方案的性价比比光纤方案高得多,部署的可行性也高很多,有些国家移动基站微波回传的比例 50%左右,而在有些国家可能高达 90%。在大多数情况下,微波回传方案的部署成本比光纤低 50%-60%,因此想要消除数字鸿沟,微波无疑是非常关键的技术手段。

结语

作为信息基础设施,5G 正在通过各种创新的方式,在保持服务能力基础上,持续降低投资成本。正如本文开头所述,新基建大规模建设已启航,在这一波建设过程中,除了大规模的投资外,通过创新驱动,提升投资效能也同等重要。
       责任编辑:pj

免责声明:本站旨在传递信息,不代表有传资讯的观点和立场。本站遵循行业规范,如转载您的文章未标注版权,请联系我们(QQ:78799268)改正。本站的原创文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noline.cn/wulianwang/123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787992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